欢迎来到8虎体育

股价低于面值,买入了8735万股,盛运环保属于环保行业

caijing 2020-05-29 14:59:47

说到“投资有风险”不要以为没被ST“冠名”的上市公司就可以轻视他。真想跳楼了,拉都拉不住。

以下跌速度衡量,近期盛运环保的表现无人能出其右。仅仅用了7个交易日,市值就缩水一半。

股价低于面值,买入了8735万股,盛运环保属于环保行业(图1)

盛运环保是“300”打头的创业板标的,不会被ST,也享受不了最多跌5%的离退休人员待遇。因此每天都是脸朝下撞击10%的地板。

从2017年到2019年,盛运环保连续3年亏损,已触发了被暂停上市条件,算是死缓。而现在,它离斩立决也只有一步之遥:从2020年4月30日到5月27日,公司股价已经跌到0.36元,共17个交易日低于面值,提前锁定面值退市。

创业板实行的是“直接退市”制度。退市股票不会像主板一样,去代办股份转让呆着,改过自新了还能再回来。创业板退市是永别,再无翻身机会。目前仅在新浪股民维权平台上,就已经有87起针对盛运环保的索赔。

资本市场不相信奇迹,这只曾经的垃圾概念明星企股,将带着5万投资者的愤怒,倒在我国垃圾分类的潮起之时。

盛世再无盛运

盛运环保属于环保行业,细分领域是垃圾发电。

从财务报表特征来看,其经营性资产和无形资产都比较高,还兼营工程总包EPC和电厂BOT业务。

在2015年时,盛运环保迎来了人生巅峰。当年实现营业收入16.4亿,净利润7.4亿元;资产负债情况也好到,除了高达39亿的货币资金,还有21亿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主要是持有金洲慈航的股票)60亿在手,应付不到34亿的流动负债,不是跟玩一样。

然而,从巅峰到深渊,竟然只要2年时间。2017年,盛运环保由盈转亏,从此再未抬头。

财报的变脸速度,真是比老婆都快。

崩溃的“先兆”在2017年三季度初次闪现,当季度盛运环保的净利润出现亏损,与垃圾行业热火朝天、遍地是金的景象极不协调。

股价低于面值,买入了8735万股,盛运环保属于环保行业(图2)

但当时盛运环保还是有业务拓展的,2个月时间也签了近20亿的订单。市场上多数人还是相信这种情况只是暂时的蛰伏,信心没有完全恶化。

直至2018年3月30日,盛运环保被爆出资产冻结并因债务纠纷涉诉,投资者才幡然醒悟,而此时盛运环保正由于重大重组事项停牌。

根据盛运环保披露的诉讼公告,公司为部分债务提供了担保,而债权人竟然都是小贷公司。

上市公司何其风光,为何沦落至向小贷公司借高利贷?盛运环保隐藏在水面下的债务问题这才逐渐显现。

根据随后的公告,截至2018年5月,公司涉及诉讼、仲裁累计金额约5.36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13.77%;到期未能清偿的债务高达6.29亿元。这是盛运环保首次披露其债务问题。

2018年4月26日,盛运环保修正了业绩快报,2017年巨亏高达13亿,原因之一是从天而降的2.3亿预计负债;同时还有新计提的应收账款、无形资产及商誉减值损失5.7亿。

2018年7月,随着复牌后股价连续下跌,盛运环保大股东质押股票爆仓。

到了2018年底,盛运环保到期未能兑付的债务已经超过36亿(2019年1月5日公告)其中包括了2只公行的债券(18盛运环保SCP001、17盛运01)被冻结的银行账户超过33个。

2019年3月8日,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中国证券委员会决定对盛运环保进行立案调查。

从此,盛运无盛世。

偿债能力恶化之谜

但是按照前文提到的,2015年底的盛运环保有着60亿的货币资金+可供出售金融资产,而当年公司总负债也不过才62亿,流动负债仅仅34个亿,整体资产负债率为52%。从偿债能力上看,盛运环保的财务应该是安全范围才对。

那为何刚过了两年时间,情况就变得如此糟糕,以至无法挽回?

我们只能从后来的资料中找出其中的秘密,今后多加留心。

首先,盛运环保隐藏了大量的对外担保。

上市公司对外担保也会形成公司的兑付义务,但这部分义务并不反映在资产负债表上。因此实际发生的担保余额(年报中会披露)可以视为“表外负债”

2015、2016年底盛运环保的实际对外担保余额分别是14.9亿和10.4亿,占总资产的10%左右,这个比例不低。

但这还不是全部。

调查发现,盛运环保于2014年5月至2018年3月期间共有52笔对外担保事项没有披露,合计金额高达39亿元;未披露担保事项中有27笔归属于2014-2016年度。

公司2017年年报更正报告也列示了大量的违规担保,这些担保都未履行合规的董事会、股东大会程序,合计金额高达22亿。

也就是说,在盛运环保披露的10多亿对外担保之外,还有20多亿没有披露的,这两块加在一起,占总资产的比例就超过了30%。

股价低于面值,买入了8735万股,盛运环保属于环保行业(图3)

图 盛运环保在2017年年报更正公告中确认了34亿对外担保

考虑表外负债,公司在2017年底的资产负债率已经超过100%。

其次,盛运环保隐藏了上市公司帮大股东融资的事实,并少计了负债。

股价低于面值,买入了8735万股,盛运环保属于环保行业(图4)

表 盛运环保对2016年年报的会计差错调整

原来,调增其他前期有多个银行账户未纳入表内核算,根据公司层的解释,是因为公司银行账户太多,漏掉了。

你信么?

增加的其他应付款,“应付”对象是非银行金融机构和民间借贷;增加的其他应付款,“应收”对象是控股股东控制的实体。

这两笔没有披露的交易意味着,上市公司悄悄借了10个亿的高利贷,把这些钱给了关联方。

把这些少计的负债考虑进去,盛运环保的财务状况又恶化了不少。

再次,盛运环保炒股炒崩了。

2015年盛运环保账面上有21亿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绝大多数是其持有的金洲慈航的股票。

这笔资产要追溯至当年其和金洲慈航(当时还叫金叶珠宝)的一笔交易:金洲慈航以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方式买走了盛运环保所持有的丰汇租赁的股权,这也相当于盛运环保以丰汇租赁的股权买了金洲慈航的股票。

买入了8735万股,11.92元入手,入账价值10.4亿。

因该并购事件,金洲慈航的股价也水涨船高,到2015年6月份时股价一度接近40块。

在2015年底,盛运环保所持有金洲慈航的股票差不多翻了1倍,市值约18.6亿。但这却是最好的时光了。

随后金洲慈航的股价一路下跌,到2020年5月只剩下了7毛钱,盛运环保手中的股票价值缩水了17亿,言外之意,丰汇租赁白卖了。

股价低于面值,买入了8735万股,盛运环保属于环保行业(图5)

图 盛运环保持有金洲慈航股票期间的股价走势

这就是连环雷,雷滚雷。

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的大幅缩水,也使得盛运环保的资产负债率进一步恶化。

而盛运环保还以该股票作为质押,向兴业证券借了4个亿,也理所当然的爆了仓。

大股东金蝉脱壳

2019年9月19日,盛运环保收到了安徽局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

罚款仍然是“顶格”的—60万,索赔的散户有的都亏的比这多。

到2019年底的时候,盛运环保已三年亏损、资不抵债、股价低于面值,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一只退市股。截止2020年5月27日,总市值不足5亿。

债务重整、变卖资产、资产注入,什么手段都用了,也无力回天。

2019年11月1日,盛运环保还发布公告拍卖第一大股东开晓胜的部分股票,持股比例从13.96%降至10.16%,试图划清界限。

而在2012年底,这一比例是36.12%。

仅在2013-2016年间,开晓胜就减持了15次,套现总金额约为16.58亿元。持股比例也由36.12%下降为13.69%。非限售股几乎全部卖光。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开晓胜曾于2017作出承诺,将在六个月内择机增持不低于2亿元,不高于10亿元。

结果1毛钱都没看到。

除了明面上减持套现的16亿,开晓胜从50亿的未清偿债务、16亿的关联方资金占用中捞了多少好处,就很难估算了。

开晓胜早在2018年就辞去了上市公司董事长的职务,并被终身禁入证券市场。

不过几十个亿都进了口袋,还回嘛?

2020年5月15日,盛运环保新增了涉诉案件。7名投资人起诉要求赔偿投资损失共计6895万元。

他们的心声是:开晓胜!是个爷们,你就回来!

可资本市场不相信奇迹,也不相信眼泪。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慈航

现代中小学教育家,高中教育的改革家。本名刘宇同,博士学历,武汉大学教育管理系毕业。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相关文章 TOP ARTICLES
文章排行 TOP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