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8虎体育

最好看的黄书 最经典的网络黄书

caijing 2019-05-23 20:28:21

其实他们俩的个性也并非完全不像,不是吗?

他的声音惊醒了她,让她倏然回过神来。

他知道她姑母育有一儿一女,其中那个儿子,也就是喜儿的表哥,据金老板所说,从小就与喜儿的感情特别好。

又是表哥!那个家伙会是他的情敌吗?虽然他已听说那家伙并不叫曲昱廷,但谁知道他会不会像梦中的曲昱廷一样是个人面兽心,对喜儿另有所图的家伙?

想到这一点,他就莫名其妙的觉得一肚子火。

看来那只兔在她心里,似乎比此行要见的任何人都重要,她那表哥应该构成不了威胁才对。简翼嘴角轻扬,不由得放下心来,心里的不舒服也在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春风徐徐,水波粼粼,白云在天上轻轻飘游,杨柳在岸边盈盈摇晃,天高气爽,好个春光明媚的日子。

喜儿愕然的看著他,被他突如其来的亲密举动吓得瞠眼。

天啊,他一定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么亲昵的动作,他怎么会…天啊,她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要跳出胸口了。

看她鸟食般细啖著手中的桂花糕,吃了半晌整块糕点仍像完好如初的模样,简翼不由得蹙紧眉头,微露不悦状。

怎么她也跟他梦中的喜儿一样食量小得跟蚂蚁似的?她这么想被风吹走吗?

喜儿抬头看他,再一次的被吓到了。这话好熟悉,梦中的翼似乎也曾对她这么说过。

可是怎么能?

这么令人匪夷所思的事,她若真将它说了出来,只会让人觉得她神智出了毛病。

这还不打紧,她最担心的莫过於爹的反应,尤其是传家玉镯已为她而弄丢了,她不能再让爹为她忧心。

喜儿只是在想优州之行应该不在少庄主的计画之内,少庄主这样突然就离开了京城,难道都不担心贵府名下的产业吗?她低下头,迅速的找了个藉口。虽说这是藉口,不过她还真有些好奇。

金家产业虽大,却不及简家的一半,平日爹为管理家中产业,忙得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了,即使这回下优州探视姑母,也是想到走水路可以顺道视察金家产业。

相关文章 TOP ARTICLES
文章排行 TOP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