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8虎体育

走漏风声! 苏州富豪缪汉根欲二度导演借壳国企大戏?

caijing 2019-06-20 14:38:05

走漏风声! 苏州富豪缪汉根欲二度导演借壳国企大戏?(图1)

丹化科技重组,疑似走漏风声?

苏州富豪缪汉根二度导演“借壳”国企大戏,旗下的江苏斯尔邦石化寻求上市。

走漏风声! 苏州富豪缪汉根欲二度导演借壳国企大戏?(图2)

盛虹集团缪汉根再度导演“借壳”国企大戏?

走漏风声! 苏州富豪缪汉根欲二度导演借壳国企大戏?(图3)

丹化科技煤制乙二醇生产装置

现代快报由江苏省丹阳市政府实际控制的上市公司丹化科技又一次迎来重组,这次的对象是苏州富豪缪汉根旗下的江苏斯尔邦石化。

上市公司丹化科技,上市前的“壳”公司,就是当年生产“英雄”牌钢笔的“英雄股份”近年来经营不善、举步维艰。2018年公司曾宣布,大股东筹划引入战略投资者,实际控制人可能变更。

不过,困境中的丹江科技一转身,又声称欲以11亿元收购一家官司缠身、营收为零的矿业公司。这一次重组耗时良久后,于今年3月宣告终止重组。可重组大戏并未“戛然而止”5月29日停牌前一个交易日,公司股票却突然“意外”涨停,丹化科技找到了新的重组对象,不少股民曾质疑,是不是走漏了风声?

5月30日,丹化科技停牌并发布公告,表示正在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拟以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江苏斯尔邦石化有限公司100%股权。目前该事项仍处于洽谈阶段,双方正在积极协商沟通中。

走漏风声! 苏州富豪缪汉根欲二度导演借壳国企大戏?(图4)

斯尔邦石化

江苏斯尔邦石化,厂址位于连云港市徐圩新区港前四路,控股股东为苏州富豪缪汉根家族的盛虹集团。

据丹江科技公告,公司与斯尔邦公司控股股东盛虹集团签订了《合作框架协议》“公司拟发行股份方式收购斯尔邦公司100%股权。盛虹集团同意本次交易且将促使标的资产其他股东将持有标的资产的全部股权转让至公司。”另外,本次交易的初步交易对方为“盛虹集团”连云港博虹实业、建信金融资产投资、中银金融资产投资。

顺带一提,丹江科技除A股上市公司“证券代码:600844”外,还有丹科B股(900921)

目前,丹江科技的主营产品是煤制乙二醇,另外还有草酸、以及催化剂产品。在过去的27年里,苏州富豪缪汉根的盛虹,从印染、化纤到石化、炼油,做全做大产业链条。旗下“斯尔邦石化”一旦实现“借壳上市”无疑将进一步增厚其产业链根基。

据报道,本次交易完成后,苏州富豪缪汉根、朱红梅夫妇,将成为丹化科技的实际控制人,且持有上市公司约64%的股份。

走漏风声! 苏州富豪缪汉根欲二度导演借壳国企大戏?(图5)

东方盛虹借壳上市

丹江科技,重组前的身份是国企,事实上,利用国企混改试点,缪汉根、朱红梅夫妇借壳国企已是“梅开二度”第二次导演“借壳”大戏。

2018年6月27日,一声清脆的钟声,宣告盛虹集团旗下的国望高科借壳上市“如愿以偿”东方盛虹(SZ.000301)正式启航,这也是A股市场2018年度最大的一单重大资产重组(构成借壳重组)项目。

缪汉根、朱红梅夫妇作为地方民营资本,与苏州国资企业的并购重组,历时一年多。纺织企业国望高科“借壳”的,是由吴江实际控制的上市公司“东方市场”重组成功后,更名为东方盛虹。

走漏风声! 苏州富豪缪汉根欲二度导演借壳国企大戏?(图6)

盛虹集团、东方盛虹董事长缪汉根(左2)与盛虹集团副董事长唐金奎(右2)

6月13日晚间,丹化科技发布重大资产重组公告称,该公司拟以3.66元/股的价格,向盛虹石化、博虹实业、建信投资、中银资产发行股份,购买斯尔邦石化100%股权。本次交易价格预估为110亿元,该公司股票于6月14日开市起复牌。

数据显示,斯尔邦石化去年营收及利润分别为114.70亿元、3.03亿元,不过,较2017年度是一种“增收不增利”状态,利润同比下降60%,然营业收入同比增长了50%。

相比之下,自2018年第二季度,“借壳”国企上市公司丹化科技的主营业务就陷入亏损。一旦“借壳”成功,置入盈利石化资产,则有望实现盈利。不过,市场分析人士认为,由于标的资产“斯尔邦石化”近些年盈利能力波动较大,且业绩承诺较高,后续表现如何,仍存一些不确定性。

不过,这次重组似乎提前走漏了!5月29日,停牌前一天,公司股价毫无征兆地冲上涨停板。多位股民质疑,是不是有人内幕交易。现代快报旗下财经猎豹曾致电上海证监局,表示,如果有股民举报,他们将会进行调查。

走漏风声! 苏州富豪缪汉根欲二度导演借壳国企大戏?(图7)

惊“虹”震寰宇!聚酯大佬缪汉根的创业故事

走漏风声! 苏州富豪缪汉根欲二度导演借壳国企大戏?(图8)

盛虹集团董事长缪汉根

惊“虹”震寰宇!

在资本市场,聚酯大佬缪汉根算是“大器晚成”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一鸣惊人”短短一年多,手挽二家国企上市公司“借壳”上市,一下子惊到了他的同行同业大佬们。

民营化纤界各大巨头,如恒逸、桐昆、荣盛、新凤鸣、恒力等,均已早早上市,混迹资本市场多年,可苏州富豪缪汉根似乎太“淡定”了,迟迟未踏入资本市场半步。

有人甚至发问,连地处福建的“区域大佬”福建百宏也在港交所挂牌上市,聚酯大佬的较量必须上市,难道缪汉根真的要做“安静”的大佬吗?

国内化纤业界里,来自苏州吴江的缪汉根,素来低调,不过,不少业内人士反映,缪董做起事情来非常有魄力。在业内,恒逸、桐昆等各大巨头在产业链上中下游的优势,各具特色且多有差异,而缪汉根数年来,通过并购、租赁、合作经营等方式,虽起步于2003年算是较晚的,如今,盛虹已拥有印染分厂20余家,印染年加工能力约20亿米,已成为我国国内印染行业的一个“巨无霸”

目前,盛虹集团旗下有石化、纺织、能源三大板块,实干兴业。2019胡润全球富豪榜上,今年54岁的缪汉根,身家财富为190亿元。不过,他与“苏州首富”恒力集团的陈建华、范红卫夫妻的680亿身家尚有不少差距。一旦借壳丹江科技成功,盛虹缪汉根在富豪榜上的排名,有望再次大幅跃升!

走漏风声! 苏州富豪缪汉根欲二度导演借壳国企大戏?(图9)

东方丝绸市场创办初期的影像

说到苏州富豪,聚酯大佬缪汉根前半生的创业故事,离不开说一个地方,那就是中国绸都—盛泽,1986年10月11日,著名的中国东方丝绸市场,就是在盛泽西郊开业的,那儿日后成为苏州、杭州、绍兴、嘉兴的纺织企业从事丝绸纺织产品贸易的重要“窗口”

上世纪90年代初,东方丝绸市场商品成交额首次突破10亿元,名列全国十大市场前茅。1993年4月,市场被冠以“国”字号,更名为中国东方丝绸市场。

也就在东方丝绸市场快速发展阶段的四年(注:1999年到2003年)盛泽周边纺织业得以扩张发展,民营经济也得以迅速崛起。其中,恒力集团、盛虹集团、鹰翔集团、华佳集团等一大批纺织企业,均是从盛泽起步的。

在苏州下辖的所有县市区中,吴江,曾是江苏民营经济的领头羊,被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誉为“吴江样本”在苏州,曾有“外向型经济看昆山,民营经济看吴江”之说。

走漏风声! 苏州富豪缪汉根欲二度导演借壳国企大戏?(图10)

早期的苏南乡镇企业

改革开放后,民营经济崛起有两个样本,一个是以个人私营经济,也就是家族企业为主的“温州模式”另一个样本就是曾经风生水起的“苏南模式”以乡镇集体企业为主。

吴江,也是“苏南模式”的样本之一,涌现了一批“最会赚钱的人”比如苏州首富陈建华、亨通集团董事局主席崔根良、盛虹集团董事长缪汉根、康力电梯董事长王友林、通鼎集团董事长沈等。

缪汉根,1965年出生于苏州吴江,上世纪80年代初,他曾是一个高考落榜生。盛虹集团,诞生于吴江盛泽镇的盛虹村,如今的中国四大丝绸之都之一的盛泽,周边云集着几千家的纺织企业。

担任盛泽盛虹村办丝织厂副厂长时,缪汉根年仅21岁。有许会说,20出头的人,咋那么年轻就能当厂长?当副厂长前,缪汉根在这家村办乡镇企业的职务是吴江盛虹丝织厂的技术员;其实也不奇怪,在那个年代,高中生也村里也算是“稀缺”人才。

走漏风声! 苏州富豪缪汉根欲二度导演借壳国企大戏?(图11)

盛虹集团董事长缪汉根

从技术员、副厂长做起,“草根”农民缪汉根,于1992年5月当上了盛虹丝织厂的厂长,日后,他又当了盛虹印染厂厂长;1997年6月至今,缪汉根一直担任盛虹集团董事长。

1997年,缪汉根担任厂长的村办企业盛虹砂洗厂,股份制改制后,为吴江市盛虹印染有限责任公司,后更名为江苏盛虹印染,又组建了以印染为主业的盛虹集团。其中,1997年6月,盛虹兼并原坛丘印染厂,成立印染三分厂。

缪汉根的家境很普通,曾有位盛虹本地纺织商告诉《新京报》“缪汉根最初在村办企业做的是会计,后来又做了仓库保管员,每月工资30多块钱。”另外,这位陈姓纺织商还透露,“缪汉根之所以能将盛虹改制,是因为他的能力和功劳。据其了解,缪汉根接手前,村办企业只有几百万资产,到1997年已有数千万元。”

梳理一下,缪汉根的起步历程大致是这样的:1983年,高考落榜的缪汉根回农村,在村办丝织厂当工人,日后从普通一线工厂,晋升为仓管员,后又当上主管经营的副厂长、厂长。乡镇企业改制后,变成了民营企业,他也成了盛虹的老板、当家人。

走漏风声! 苏州富豪缪汉根欲二度导演借壳国企大戏?(图12)

2018年在连云港海州湾会议中心举办的盛虹集团成立26周年庆典

2007年7月,二期40万吨熔体直纺项目投产后,因超细纤维年产量超过欧美、日韩等国家和地区的总产量,盛虹曾被誉为“全球超细纤维专家”而仅隔一年,在2008年7月,盛虹的世界上第一条记忆纤维生产线投产了。

改制后,缪汉根并购不断,其中不乏“蛇吞象”案例。并购盛泽当年最大的国有印染厂—东方丝绸印染集团,缪汉根的日子并不好过,他拿出了家底,甚至将房子都做了抵押。曾有盛虹职工告诉《新京报》老板(缪汉根)眼光准,有魄力,踩对点了。“当时很多小企业经营不下去,要么老板,要么污染,要么不好,银行利息都还不起。但其实这些企业都是有发展潜力的,光是下面的土地都不知多少钱呢。

另外,此前《新京报》报道中,盛虹老职工总结老板(缪汉根)的成功之道,是因为“民营企业体制灵活”“国企决策慢,市场需求变化太快了,国企没办法和民企竞争”而纺织商陈先生则以为,“盛虹能够兼并大量同行,是得到政府和银行的支持。政府为了保就业,银行是为了保贷款,缪汉根当时已经做了十几年的印染,方方面面的印象都很好。”

走漏风声! 苏州富豪缪汉根欲二度导演借壳国企大戏?(图13)

缪汉根出席央视“为中国实业代言”活动

无家族不企业,谈及聚酯大佬缪汉根,也免不了谈及其家族成员。

举个例子,去年11月,上市公司东方盛虹在临时股东大会的提示性公告中,有个“特别强调事项”“该议案为关联交易事项,关联股东江苏盛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及朱红梅、朱红娟、朱敏娟三人将对该议案回避表决。”其中,朱红梅即缪汉根的妻子,而朱红娟,即朱红梅的姐妹。

顺带一提,随着事业越做越大,为专注实业,缪汉根曾把地产板块从盛虹中剥离,其中不少由其亲属接手。比如,“吴江嘉誉”的股东,有朱红娟、朱骏锋等。

本文内容为一波说原创内容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相关文章 TOP ARTICLES
文章排行 TOP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