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8虎体育

【教育】缘起高考作文的神仙打架:“愿为苍生鼓与呼”“请说人话”

jiaoyu 2019-06-12 19:36:59

高考是结束了,朋友圈里的高考还热闹着。

这几日,语文特级教师汪啸波写了一篇高考下水作文,众人热捧,却遭到知名作家叶开的猛烈炮轰,语文特级教师汪啸波又以公开信的方式进行了回应。看神仙打架,总是蛮过瘾的。

2019浙江高考作文

有一种观点认为:作家写作时心里要装着读者,多倾听读者的呼声。

另一种看法是:作家写作时应该坚持自己的想法,不为读者所左右。

假如你是创造生活的“作家”你的生活就成了一部“作品”那么你将如何对待你的“读者”

根据材料写一篇文章,谈谈你的看法。

注意①立意自定,角度自选,题目自拟。②明确文体,不得写成诗歌。③不得少于800字。④不得抄袭、套作。

高考当晚,浙江省语文特级教师,作文名师,衢州二中的汪啸波老师在其推送了一篇下水作文《愿为苍生鼓与呼》

汪啸波

【教育】缘起高考作文的神仙打架:“愿为苍生鼓与呼”“请说人话”(图1)

文/汪啸波

如果把每一个人都看成是创造生活的“作家”那么他当然应该“心中装着读者”

为什么?因为,作品需要传播,传播需要读者。作品好不好,需要围观,需要争鸣,更需要喝彩。

世界上,心中装着读者的大作家,他们的作品大受欢迎,享誉世界,是文学的丰碑,是文化的经典。中那些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江湖好汉,面对无法忍受的压迫,于绝望中奋起,用刀剑棍棒诉说自己的反抗。聊斋志异里的那些鬼怪狐仙,他们或丑陋或美艳,但是无论悲欢离合,他们与生死以之的爱情故事,赚了多少痴男怨女的眼泪?还有屠格涅夫、托尔斯泰等古今中外名家,典型事例不胜枚举。

而我们,每一个识文断字的中学生,既然我们的生活是“作品”那就意味着要对得起“读者”这些“读者”与我们的生活与命运息息相关。他们是父母,是老师,是同学,是其它时而出现、时而消失的亲友。面对他们,我们应该尊重、理解、热爱;对待自己,我们则应该坚韧、勤奋、努力。唯有行得正走得端,踏实勤勉,才能创作出一部杰出的“人生作品”

还是允许我用“作家”来说吧!尽管我的“读者”和我一样只是芸芸众生之一,在滚滚红尘中极容易被轻忽被无视,我还是愿意小心翼翼地把他们放在心上。

我知道他们微不足道的快乐。清晨树叶上闪烁的的一颗露珠,傍晚水面上暗红的一抹夕阳,父母一缕慈祥的笑靥,老师一道赞许的目光,被他们尽收眼底。我知道他们无法诉说的忧伤。头顶烈日,劳作在尘土飞扬的工地;推推挤挤,穿梭在污水横流的菜场;卧病在床,担心没钱求医问药;四处奔波,总是难逃生计无着。

我为苍生代言,我为他们歌唱。那些只为自己写作的,就失去了写作的意义。“墙角的花,你孤芳自赏时,天地便小了。”

最后我想说,每一个人,都是自己这部作品的“首席”也是这部作品的“第一位读者”那么请想一想,你不也是平凡微小的苍生吗?

我愿意是作家,我愿意为万千苍生鼓与呼!

正在众人一片叫好之时,没料想,第二日引来知名作家叶开的猛烈炮轰。这位长久以来一直炮轰中国语文教育的作家,在其发了一篇中小学语文教师百分之九十都应该回炉,拿汪啸波老师的下水作文开刀,剑指中小学语文教育。

叶 开

【教育】缘起高考作文的神仙打架:“愿为苍生鼓与呼”“请说人话”(图2)

廖增湖1969年~,笔名叶开,广东人,居上海。中国现当代文学博士学位,《收获》杂志部主任、副编审,中国作协会员。发表和出版长篇小说五部,作品语言风格独特,幽默有趣,被评论界誉为“上海的王朔,中国的拉伯雷”叶开涉足领域广泛,在、研究、创作各方面都有极大的影响,他对语文教材的研究与批判,引发了全国性的巨大影响,出版的专著《对抗语文》《这才是中国最好的语文书》《语文是什么》成为风靡一时的畅销书,得到广大多教师和家长的推荐。

中小学语文教师百分之九十

都应该回炉

文/叶开

牵动人心的全国高考刚刚结束,各种热闹也归于平静。

我特别讨厌的“下水作文”这个词,但是没办法,“下水作文”也到处泛滥。很多特级、高级语文教师,在这种“下水作文”里,展示了自己的“假大空”的本质,以及对于基本文学知识和人文知识的贫乏、无知。比如题目出得不错的浙江卷作文,有位特级教师写了一篇收到很多庸众欢呼的“下水作文”核心思想是“我为苍生鼓与呼”这口号听起来十分雄壮,极其豪情,但整篇文章读下来,没有对现实世界、普通生活的任何真正观察、描述、与反思。感觉只是读稿子,举手宣誓表演。

然而,语文学科的核心价值定位不清,一直造成了中文母语学习的混乱和低效率。2003年把语文学科定义为“工具性与人文性”相结合,就是一个“浑水摸鱼”式的语义不清,就如同上海特级语文教师钱梦龙先生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说的那样:语文什么都是,就不是语文。

语文教学法,是中文母语学习中贻害深远的一种伪理论。

中文母语学习,除了“教”这一端,还有“学”这一端。学生们的兴趣被激发之后,进行探究式自主学习,比被灌输知识式学习更有效,也更重要。

某次在泉州聊起语文“教学法”孙绍振教授态度鲜明地批判说:我从小学生到大学到博士生都能教,从未用过什么教学法。在语文这门学科上,能力比教学法更重要。

我曾在某市初中语文教师学习班上做过一个调查,问有谁完整地读过“四大名著”

我预设了一个条件:我会提问的。

李希贵校长这个观察透露称极其重要的信息,这意味着,在中国特定的教育制度下,特殊的教育环境下,语文教师的认真负责常常会教坏学生。

反思这个典型例子,我建议:既然现有的教育制度无法迅速提高语文教师的水平,也无法在现实中急剧改善教师生活和学习状况,那么在中文母语教育中,是不是可以考虑“教”“管”尽量放松,语文教师少些套路,少些“教学法”而是放低自己,跟学生们一起“同窗共读”好作品,读完之后跟学生们一起写读后感。这样一起学习,效果反而会更好。

汪曾祺先生回忆自己在西南上学,写作老师沈从文,就是在黑板上写一个题目,自己跟学生们一起写作。返璞归真,才更有效。

在信息文明时代,死知识的灌输已经很无效了。

【教育】缘起高考作文的神仙打架:“愿为苍生鼓与呼”“请说人话”(图3)

在叶开这篇虐杀中国百分之九十中小学语文教师的雄文发出后的第二天,汪啸波老师在其再次发文《给叶开先生的一封公开信》直面回应!

给叶开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文/汪啸波

昨天,网络上推出一篇题为《中小学语文教师百分之九十都应该回炉》的文章,对我的下水作文进行了严肃的批评。作为一名中学一线教师,我首先,我欢迎批评,尤其合情合理指出问题的批评。

但读完叶开先生文章,不由得生发一些感慨。下面就以公开信的形式,谈点肤浅的看法,就文章中某些问题进行探讨商榷。

1.叶开先生文中写道:

比如题目出得不错的浙江卷作文,有位特级教师写了一篇收到很多庸众欢呼的“下水作文”核心思想是“愿为苍生鼓与呼”这口号听起来十分雄壮,极其豪情,但整篇文章读下来,没有对现实世界、普通生活的任何真正观察、描述、与反思。感觉只是读稿子,举手宣誓表演。

我看了之后,觉得有些啼笑皆非。

拙作水平不高,我承认,而“愿为苍生鼓与呼”为什么不可以?即使水平不高洞见不深者,难道就没有资格“为苍生鼓与呼”而“感觉只是读稿子,举手宣誓表演”则更不知叶开先生到底所指为何。是讥笑借用了彭老总的语意,却没有彭老总的胸怀? “读稿子”是我们语文老师基本功啊!难道“读稿子”就是低水平?至于对“宣誓”的批评就更让人莫名其妙了,无论是面对党旗或者手按宪法,“宣誓”都是严肃神圣的,怎么在叶开先生笔下,竟会变成表演呢?

2.叶开先生文章还指出:

批评我文学素养不足,底蕴不够,我心悦诚服!但如果这是叶开先生匆匆浏览了我的下水作文而得出的结论,恐怕也犯了“以偏概全”的毛病。我多次参加高考阅卷,很熟悉阅卷流程、评分标准,故而我的下水作文是十分规范的写作。下水作文不是自由写作,它是“戴着镣铐跳舞”有很多“时间、观点、文体、书写”等的限制,怎能把文学知识一股脑儿塞进去?那么严肃的考场,那么短的时间,那么小的篇幅,怎能够显摆炫耀学识呢?

3.叶开先生十分沉痛地说:

这位特级语文教师的低水平,反映出中小学语文教师的专业素养现状。

这就更加让人无语了!一是我为自己的“低水平”一下就被叶开先生发现而沮丧,二是这个“低水平”的结论不仅指我,更是指向“中小学语文教师”群体。浙江那么大,优秀的语文教师那么多,全因为我一个人而遭了殃,真是罪过罪过!

4.叶开先生还进一步指出:

但是让我疑惑的是:这个“绝大多数”是如何得出的?何时?何地?哪些人?具体数字到底多少?有没有经过科学的调查研究?如果是个别存在,那不妨个别批评,交流指导,引导改变。但如果是普遍的存在,那么更应该追根溯源,拨乱反正。根据常识,如果是时时、处处、人人皆有此问题,应该属于制度原因。那么,作为关心语文教学的作家,作为曾经“一口气写了12篇专栏文章,对语文教材和语文教育的现状进行批判”的叶开先生,就应该从教育体制入手,以一个无所畏惧的勇者姿态,剑指教育界行政部门,批评挞伐痛斥其非!为一线教学和语文教师鼓与呼?充分体现他被誉为“语文教育改革者”的人文情怀和良知节操。

而遗憾的是,我们没有看见叶开先生《天问》般的傲岸背影,却发现他反倒对着疲惫不堪不知所措的一线教师开腔责骂。如果我们像他一样,把中国文学不够繁荣的原因,归结为他和一些无聊文人全无担当,尸位素餐,归结为他热衷权势,不务正业,归结为他对不擅长甚至不胜任的语文教学横加指责,这会不会不让人笑掉大牙?

我也不写“下水作文”并非不敢跟您比赛写作,并非不敢应战,只是看不上“下水作文”“下水作文”这四个字我很讨厌,像讨厌苍蝇蟑螂一样。为什么语文教师写作文就是“下水”呢?不能是“上岸作文”“登堂作文”或者“试水作文”么?“下水作文”怎么听都是“落水”的意思,这对千百万考生也太不尊重啦。再说,您指出,“下水作文”有很多限制。这是很厉害的。这么多规矩,限制,这叫我怎么写?特级教师权力大,限定各种标准,万一只准歌功颂德,只准说假话大话空话呢?我一写你就限制,我一写你就打X,这怎么写得出来?我还是愿意讲点真话,虽然会导致一些老师不愉快。还是汪老师您不战而胜得了。

对上述言论,我有两点意见。

一是“下水作文”一词,是语文教学约定俗成的词汇,叶开先生不必那么“腻味”这个词汇,还是叶开先生尊敬的叶圣陶老先生较早提及的,他主张教师经常动笔写“下水”文章,就能“深知作文的甘苦”有的放矢地给予学生贴心实用的指导。

二是我也只是语文教学的一位普通教师,哪有一手遮天“制定规则”的能力?“特级教师”没有权力,不会“只准歌功颂德,只准说假话大话空话”更不会“一写就限制,一写就打X”诸如此类的想法说法,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如果您不敢下水来试试,大家会误以为您写不来,怕“露马脚”

总之,语文教育现状难如人意,有识之士可以多提一些建设性的意见,针对时弊沉疴,可以痛下针砭尖锐批评,但要少一些无端指责,出言无状。真有本领,应该像钱理群先生教鲁迅作品一样,“下”到某中学去“试水”一段时间,从而得出宝贵的语文教学经验,指导我们如何更好地教书。

叶开先生,你以为何如?

其实,叶开对中国语文教育的批评由来已久:

叶开:语文教育的五大问题

约三十年前,巴金先生在《随想录》里写了三篇文章谈教育问题。

在第一篇《小端端》里,巴金先生说:“她是我们家最忙、最辛苦的人…她每天上学离家最早。下午放学回家,她马上摆好小书桌做功课,常常做到吃晚饭的时候。”巴金先生对此深为忧虑,他说,“孩子的功课负担不应当这样重。”

三十年后,和端端同龄的孩子比端端当年更辛劳。成年人每年有不少法定假期可以休息,但学生们全年没有一天不在忙作业—周末老师布置作业,寒暑假老师布置作业。父母们还要带着他们满城跑,参加各种补习班、提高班、天才班。上学、作业、考试压得学生们喘不过气来,他们失去了童年,也失去了乐趣。

有这样写道:“君子坦荡荡,小人写作业。商女不知亡国恨,一天到晚写作业。举头望明月,低头写作业。洛阳亲友如相问,就说我在写作业。少壮不努力,老大写作业。垂死病中惊坐起,今天还没写作业。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写作业。”

在三年后的《再说端端》里,巴金先生说:“儿童嘛,应当让她有时间活动活动,多跑跑,多笑笑,多动动脑筋。…让一个十多岁的孩子感到活下去没有意思,没有趣味,这种小学教育值得好好考虑。”

巴金先生在三十年前撰文抨击僵化的教育思想,曾引发过全国范围的大讨论。三十年过去了,几次教育改革换汤不换药,遂至于今天积重难返,小学生跳楼自杀的报道屡见不鲜。以语文教育而言,已经进入无法改变的绝境。

教育的核心问题,是到底要培养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教育思想,就有什么样的教育制度;有什么样的教育制度,就有什么样的教材。培养合格的公民,教材里就会体现人与人、人与环境、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共处。公民是有独立个性、自主思考力、理性行动力的个体,而不是庞大社会机器里的一颗螺丝钉。如清朝康乾年间推广开的《弟子规》主要为培养合格奴才而服务的;但在五四新文化运动中,《人的文学》却是呼唤有独立人格、自尊、自立、自强的大写的人。教育目的不同,教材编写差异巨大。

教育思想如果仍是换汤不换药的“育人为本”把鲜活生命看作面点材料,而任意地去擀压、炮制、蒸煮,人才培养则只能流于空谈。

在当今的文明体系下,我想应该坚持这样的信念:人是目的而非手段。面向全世界、迈向新时代的教育,应该是“以人为本”的人的教育。每一个人都具有独一无二的个人价值,任何人用任何理由来摧残他者的人性,任何势力以任何崇高借口来剥夺别人的生命,都是邪恶的。尊命,敬畏自然,是当今整个世界范围内的主流人文思潮,和我们遗忘已久的中国文化传统也息息相通。

面对新世纪、面对全世界经济一体化的巨大机遇和,只有培养出真正的创新型人才,我国才能在整个世界经贸合作日趋紧密、世界生产大改变的第三次工业时代,摆脱附加值低的世界加工厂的窘迫地位。过去,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在二十一世纪,想象力是第一生产力。现代高科技企业的成功,往往是由一个精妙的构思决定的。创新型人才的是自由、个性、想象力、创造力,但这些,全受到现行教育思想的强烈排斥。

在新形势下,教育界迫切需要打破僵化的教育思想,从先贤的博大精深的思想里汲取智慧,做到“有教无类”“无差别教育”促进全国教育资源分配的公开、公平、公正,培养新概念人才。

教育思想的落后,禁锢了教育的进步。不公平的教育资源分配,又导致了整个国家处在功利主义思想的泥潭中低级循环。而教育产业化后,相关领域的相关利益集团又对教育改革百般阻挠,导致教育思想凝固僵化,拖累政治转型和新文化建设大业,在面对世界新经济、新秩序的时,我们将会越来越多地丧失核心竞争力。

语文教育是国家教育大中的核心组成部分,也是教育重。语文教育面临绝境,已为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所认同,而大家又必须齐心合力地去求变,才可能推动这架陈旧而庞大的马车。

语文教育的最大问题,是教育思想完全意识形态化,语文教育承载了过多道德教化功能,很多还是虚情假意的伪道德和旧时代统治思想的糟粕。翻看语文教材,你会产生错觉,以为是在读政治课本。语文教育的意识形态化,使语文教材在思想上完全僵化。现有多种语文教材都采用“主题单元”的框架结构,围绕事先拟定的“主题”选编文章。如“家国情怀”“亲情歌吟”“生命礼赞”“品行善恶”“亲近自然”“时政聚焦”等,每单元三四篇课文,选文服从主题先行,搜罗各种低级文章材料来填充,很多课文都是垃圾作品。原该鲜活生动的课本,于是变成了意识形态工作手册。

第二个问题是教材编写被利益集团掌控,粗制滥造,谋取暴利。据说有意组织专家打通文史哲,印行新的统编教材。我不反对打通文史哲,但坚决反对教材编写回到全国统编的旧巷子里去。各地方省市自编教材仍然低劣,不是因为放权,而是因为没有真正放权。语文教材编写权被各地教育行政部门掌控,出版权则被各地教育出版社一家独占。一个排他性很强的利益小团体在暗中形成,一小部分既得利益者独占教材编写和出版的巨大利益。在利益诱惑下,很多人丧失了基本的道德良心,也丧失了基本的公民心。这些教材中,一些文句不通的文章堂而皇之,居然还要求学生背诵。

剽窃和篡改的课文,触犯了著作权法,伤害了相关的著作权益。大多数删改都手法恶劣,还有很多课文成谜—有拿来之后剪剪裁裁不见原样的,有“洋为中用”窜改名字顾头不顾尾的。这些课文就像假冒伪劣产品,严重伤害了我们下一代的精神健康。

真正合格的语文教材,应该是一本语言、文学和文化的详细分类导游手册,要通过基础学习、介绍和引导,让学生学会离开教材,到文化知识的广阔世界中去畅游。

教育是国家建设的基石,语文教育是基石中最核心的部分,人类文化的一切领域都离不开语言和文字,这个基础如果是豆腐渣工程,则大厦虽似雄伟,而摇摇欲坠矣。

对于这场论战,你怎么看?

综合整理自“叶开的魔法语文”“晚上八点”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相关文章 TOP ARTICLES
文章排行 TOP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