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8虎体育

到底什么是华强北的龙脉

keji 2020-04-09 16:42:41

锐评:如今,华强北正希望凭借其完备的电子信息产业链,成为全球创客与高新科技产业的天堂,新的“龙脉”为华强北源源不断的注入动力,浴火之后变换了模样。

到底什么是华强北的龙脉(图1)

文/ 马 冬

华强北望夜喧嚣,鬼市隐隐景自娆。

电客江湖道恒远,龙脉之上几人骄。

鹏城之内风雷飘,淘尽英雄空寂寥。

四十年来盛景在,廿载电客何处抛?

鬼市·看不见的电子世界

有人曾经花25块钱,买到了货真价实的瑞士表,也有人用100块钱淘来各种手机配件,手动组装一部高性能的iPhone。这些听起来匪夷所思的故事,都是在华强北电子市场发生过的,与白天不同,人们习惯把晚间的华强北叫做“鬼市”

不问价格,不问来历,不问退换,这是很多年下来,华强北爱华路这条街上,夜间交易雷打不动的行矩。

对于外行人来说,“鬼市”是个神秘的存在。而对于一些常客来说,这里就是天堂。往来不绝的买家,千奇百怪的商品,一路摆满了的地摊,手机、手表、平板电脑、电子元器件…应有尽有,他们卖的东西,极具华强北特色,几乎涵盖了电子产品的所有类别。

方才入夜,就有摊主来这里抢占摊位,开始工作。塑料筐、泡沫箱、硬纸板,还有摆摊专用的帆布,凡是能拿来装货的东西,几乎全用上了。随之,路边的摊位慢慢变多,围在地摊前的买客也开始密集起来。神秘的“鬼市”在这片夜幕之下,悄无声息地开张了。

逛“鬼市”的买家会带上明亮的手电筒,除了可以沿路照着去寻宝,还可以用来证明你是识货的“行内人”在这个地摊集市中,只能拿手电筒照商品,不能照人脸。即使摊位上的台灯把整条街照得透亮,那些深谙“鬼市”潜规则的内行人士,也会带着手电筒过来:当别人先看中一件货品,你就不可以抢过来看,并且不能随便问价,要等先看的人确定不要,放下手后,后者才可以问价。无序当中的有序,让这个地方,形成了它独有的特色。

除了这条几百米的街道不“关门”华强北大街小巷在凌晨依旧灯火通明。往往在这时,更能让你看清华强北的“真面目”

到底什么是华强北的龙脉(图2)

那些住在附近的人,习惯把“鬼市”叫作“垃圾街”在他们眼里,市集上99%的东西,都是来历不明的洋垃圾。

加上摊主们卖的大多是旧货,商品摆放的也相当随意,乍看之下,这条街确实像一个摆满杂物的垃圾场。但对有些摊主而言,这里意义却非同一般。活跃在凌晨的鬼市,给他们提供了在深圳赚钱的机会,能够养活在深圳漂泊的自己。据一位常年在此摆摊的摊主说,这里每晚交易的流水能有数十万之多。

每座城市的夜晚,都会有那么几盏长明灯,温暖着那些晚归的人,照亮他们前行的方向。华强北的“鬼市”就是夜色中那明亮的一角,让深圳的夜晚多了一丝神秘。可以说“鬼市”就是华强北转型期的一处缩影,往后的巨变也是从这里开始的。

龙脉·3000亿生意的陨落

在赛格电子市场档口工作了好多个年头,李建是其中一位老华强北人,从拉货工做到代理商,如今,他已经是几个档口的小老板。

“华强北打个喷嚏,全国电子市场都要抖一抖!”当年的华强北,不仅仅是个地名,更是被视作行业的“风向标”各地的淘金客涌到这里做买卖,不足千米的街道上,据说年交易额能达到3000多亿,曾经还诞生过上百个1米柜台的亿万富翁。

当年的手机渠道分布与现在的多元化有着很大差别:既没有电商,也没有正式的商渠道。华强北依靠深圳拥有了电子制造基地和贸易中心的先天优势,被全国零售商视为拿货圣地。

那时的华强北如日中天,这个巨大的电子市场最鲜明的特点就是前店后厂,几乎所有人都是拿着、现货排队做买卖。甚至华强北还在意义上击败了有名的中关村,2008年被电子商会授予“中国电子第一街”的称号。

据李建回忆,那时的手机厂商还处于“制造思维”的事完全交给一级级的分销商来处理。手机品牌们通常会召开分销商会议,让各个分销商订货,而华强北就是铺货首站。

与此同时,华强北租金成本接连上涨,最高时几平米柜台月租金就高达三十多万元,工人的工资也从每月不足千元上涨至三千元以上,而另一面手机毛利却不断趋减。商户们突然发现,钱不好赚了。

到底什么是华强北的龙脉(图3)

依靠华强北全产业链形成的山寨手机热,也在2010年前后遇冷。

2011年后,网络电商势头渐大,华强北整个电子产业链端开始向线上靠拢,元器件价格近乎透明化,大大缩减了利润,“不仅是翻新的元器件,就连原装的也卖不动了。”

另外,物流运输体系渐渐成熟,手机价格越来越亲民,这些都使华强北的优势随之黯淡。

高速发展的电商行业一次又一次冲击着华强北,让它多年积攒下来的人脉与回头客,在互联网浪潮面前逐渐变得微不足道,客流量的急剧下降,让过去那个繁华鼎盛的华强北变得萧条。

如果说以上这些还不足以让华强北千疮百孔的话,那么2013年的封街,才是真正让商户绝望的。

2013年,华强北商圈封街改造。

商户们不得不寻求新的突破口,尽管那时电商因打破了原来的渠道结构,被认为冲击了线下,但矛盾的商户们也期盼电商带来希望,甚至抗衡那些大终端。

许多人都认为,曾经与深圳一起繁荣成长起来的华强北,已经在逐渐失去往日的活力。“华强北已死”的说法传得纷纷扬扬。

2017年初,华强北路拆去封街改造的挡板,华强北露出了新面孔。经过四年的改造,华强北步行街焕然一新。街道两旁依旧是熟悉的“华强”和“赛格”一眼望去,华强电子世界俨然已经改造成为品牌集合的大卖场,华为、OV、中兴、三星等手机品牌齐聚于此。

到底什么是华强北的龙脉(图4)

“这四年来,很多小商家都已经走了,现在能看到的都是比较有实力的”李建有些无奈,“过去这四年,像是洗了一次大牌,因为围蔽,少了很多顾客,很多小的经营者受不了租金的压力,都撤场了。”

很多人说,深圳没有冬天。那是因为,他们没有看到漫天的雪花。当商业寒潮全面袭来的时候,很多人才发现,原来冬天就在眼前。

这几年随着日韩电子产品企业的撤退及倒闭,欠薪潮的接踵而至,外贸市场的衰落和红灯高照,致命的寒潮侵袭着华强北:零件价格直线下坠,原装也卖不动了;囤货越来越多,现货商压力大,开始甩卖库存;品牌国产元器件开始占据舞台一隅,假货面临最强大的敌人;互联网信息的透明化与电商化,渠道的底裤也被扯落了。

然而,进一步的打击还在继续,华强北屡屡传出负面。2014-2015年,一批著名的元器件商家开始跑路,轰动整个市场,风声鹤唳,人人自危。那一年新一轮的股灾又给华强北元器件人补上温柔一刀。

从此,华强北沉默了。

如果说这一条商业街的改造封路被迷信地称作“龙脉断了”未免说服力太弱。到底什么是华强北的“龙脉”又是谁踩落了“龙脉”上的3000亿生意?我想,市场自有定论。

矿难·踩空投机的一脚

2017年这一整年,被币圈带火的“矿机”让留下来的华强北人看到了机遇,华强北地区各大电子市场的矿机买卖量达到历史峰值。

据华强集团相关人士透露,2017年华强集团旗下仅矿机交易所带来的间接收益就高达15亿元以上。2017年底比特币实时价格达到19442.1美元的历史最高峰值,次年1月1日,以太坊实时价格达到1412.12美元的历史最高峰。

但很快,2017-2018年的后矿机时代,华强北在这条路上就崴了脚。

全球虚拟货币在高峰过后,以极快的速度呈现惊人的指数级下挫,整个比特币市值减少2000亿美元以上,币价的崩盘直接导致与其存在捆绑关系的矿机价格跳水,重创华强北大小十余个电子市场,数万经销商被套牢。

短短前后20天左右的时间,华强北大概经历了人类有史以来最惨烈的一次“矿难”此后,华强北彻底垂头丧气,逐渐归于无声。

被经济转型和互联网浪潮双重裹挟中的华强北,突破点在何方?转型之路该怎么走?一时之间成为了电子界热议的话题。

华强北的名字一次又一次在大众的视野中沉沉浮浮,一蹶不振终究不应该是华强北命里写着的剧本,于是,它似乎渐渐醒了。

“龙脉”必须动,“矿难”已过去,“鬼市”定然还会在未来存在许久。

如果把华强北所经历的一切,看作是一台大型手术,那么“鬼市”和此前所有的“矿难”动荡就是华强北病入膏肓所显示出来的外在症状。这台手术从2013年封路砍“龙脉”就开始做了,尽管会经历无数的痛苦,但,不向死而生,怎能再现?

尽管近年来,华强北“空铺潮”屡见不鲜,但据商家介绍,转型和降价已成为华强北各大商场的主旋律。电子商铺从高层向低层搬迁,人流量不断向少数商城集中。其余高层商铺以及空置档口,部分商城物业开始引进美容、服装等其他产业。

比如远望商城,沿着振中二路往南走约50米,可见二期一楼和二楼已经改成了化妆品区,负责该区域的招商经理表示,这一区域自2018年底开始就不对电子产品商家出租了,原电子产品商铺到期后概不续租。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一个不容置疑的事实是,作为全国最大的电子产品批发市场,华强北确实逐渐在没落。但作为中国也是世界最大的电子元器件集散地,华强北电子元器件交易市场优势仍存,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眼前的破败不能完全否定它背后的厚积薄发。

“龙脉”商业街建成之后,2017年10月,福田区委区政府正式出台了《华强北创新发展行动计划》计划3年内投入10亿元专项资金开展“十大行动”从产业空间、业态提升、品牌打造等方面,全方位扶持华强北创新发展,提升华强北商圈综合竞争力,创造华强北新的活力与繁荣。

此后,福田区政府发布《华强上步片区产业空间共给侧改革专项政策》通过改造、租赁、合作等方式整合片区物业,通过政府扶持降低空间成本,通过空间统筹聚集创新要素,创新发展引领转型升级,将华强上步片区打造成国际一流的创新创业街区。

如今,华强北正希望凭借其完备的电子信息产业链,成为全球创客与高新科技产业的天堂。在政府的扶持下,2018年年底至今,越来越多面向科技领域的创客空间在华强北创立,规模大小不等。

华强北的优势在于,要一个电子产品,在电子世界能买到所有电子元件,并一站式把样品做出来。利用电子元器件集散地的优势,孵化和电子产业有关的创客、创业型企业,当接到产品创意或国际市场订单时,很容易就能把产品做出来,再到国际市场去。

虽然目前华强北全新的业态还不成熟,但有政府的支持,相信一切困难都是暂时的,地铁开通后人流量也在迅猛增加,长期来看华强北是利好的。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鬼市

《鬼市》是一篇文章,出自是蒲松龄的《聊斋志异》,该书是一部文言短篇小说集,作者是清代文学家蒲松龄,字留仙,又字剑臣,号柳泉居士,世称“聊斋先生”。山市,山中蜃景,与“海市蜃楼”相似,是大气中由于光线的折射而形成的一种自然现象,因出现在山上,所以称为“山市”。作者在那个时代,还不能理解海市蜃楼的形成原因,故又称此幻象为“鬼市"。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相关文章 TOP ARTICLES
文章排行 TOP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