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8虎体育

天天学农创始人兼CEO 赵广:互联网时代,农村成为职业教育场景落地的新选择 | 2019 WISE × 新职业教育创新峰会

keji 2019-06-11 23:58:12

天天学农创始人兼CEO 赵广:互联网时代,农村成为职业教育场景落地的新选择 2019 WISE × 新职业教育创新峰会

农民不是互联网遗民,没有被技术和机械所淘汰,“互联网+移动端”为农民了便捷的知识学习和问题沟通解决的平台,使种植不断向科学化、高效化转型发展,原有农民的知识体系在不断完善。

此外,土地流转促使农田向适度集约化转变,消费升级刺激农作物种植结构调整,“农民”职业化倾向明显,不仅出现了返乡创业的热潮,年轻一代创业者也不断地将目光聚焦在农业领域。

农村作为农业产业的变化的基点,“农民”逐渐变成一种职业选择。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有哪些职业教育创业切入口呢?天天学农创始人兼CEO 赵广了他的观察和看法。

天天学农创始人兼CEO 赵广:互联网时代,农村成为职业教育场景落地的新选择 | 2019 WISE × 新职业教育创新峰会(图1)

以下是经整理的演讲内容:

城市化进程中,现中国农村人口构成是怎样呢?

2018年底中国农村人口6亿,其中2.7亿从事种植业。

去年有740万返乡创业者,从一、二线城市回老家去创业。

天天学农创始人兼CEO 赵广:互联网时代,农村成为职业教育场景落地的新选择 | 2019 WISE × 新职业教育创新峰会(图2)

最近农业发生着非常大的变化。这是我们在乡下做调研时候用无人机拍摄的场景。第一张图是江西赣州某园主结合当地的地理环境规划的一个果园;第二张图是柑橘园冬季盖膜的实景,第三张图是广西桂林一个火龙果基地。

那么,消费升级后哪些会影响农产品的经济收益呢?

一是农产品的品质和产量。

比如种植猕猴桃,原产地是中国湖北,但是为什么卖得最好的是新西兰?其实,是因为新西兰对原品种进行了改良,在市场上可以按个卖,实现了它的品牌和经济效益。为什么中国产的猕猴桃不是按个卖,而是按斤卖?是因为新西兰的猕猴桃每一个都是标准化生产,每一个的个头、成熟度都是标准量化的,和卖一瓶矿泉水一样。但是国产猕猴桃个头不一样,有些硬一点,有些软一点,没有统一的标准,只能按斤卖。

二是品质和产量改良所依靠的农业技术。

天天学农创始人兼CEO 赵广:互联网时代,农村成为职业教育场景落地的新选择 | 2019 WISE × 新职业教育创新峰会(图3)

农民什么情况下会学习?

第一个场景—及时解决问题。比如我的果树叶子黄了,开始落果了,怎么解决呢?这时候需要快速找到答案。所以我们产品设计和内容设计上,会按照农事操作的关键技术点来划分。

另外一个场景—储备式学习。当我要种植一个新品种或者换种,比如现在种柑橘,发现2018年有一些非常火的品种,但是换品种是有差异的,因此希望的了解该品种种植的知识背景。

天天学农平台上的用户画像:

年龄25岁到49岁占75% ,主流的手机品牌非常有意思,就是OPPO、OVEO、华为、小米、IPHONH。他们也是以千元机为主。同时,我们平台监测到用户最活跃的时间点,是晚上8点到11点。

天天学农创始人兼CEO 赵广:互联网时代,农村成为职业教育场景落地的新选择 | 2019 WISE × 新职业教育创新峰会(图4)

但是,在招聘的时候发现特别难,既要懂农业,又要懂教育的几乎没有,有也几乎在我们公司。我们的教研团队主要是由农业、教育、媒体、出版这四个板块的从业人员构成。

天天学农是怎么做的课程呢?

首先,按作物体系划分课程。比如以水果、柑橘、猕猴桃、草莓、芒果等都是目前市场价格较高、售卖非常火的品种。第二,根据每个品种不同的生长期,针对性的关键技术点课程,从品种选择、营养、修剪、病虫害等方方面面,把知识点贯穿起来,打造整个课程体系。

天天学农创始人兼CEO 赵广:互联网时代,农村成为职业教育场景落地的新选择 | 2019 WISE × 新职业教育创新峰会(图5)

后来,我们发现农业里面的老师IP非常受用。图片上的老师叫钟善东,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民,种了一辈子的柑橘,他有250亩果园,一年的收入过百万。他掌握着两个技术,不动土栽培和快速修剪。不动土栽培就是不用去翻地再种植,主要是通过蚯蚓和微生物菌的方式去改善土壤。我们跟他合作,推出一系列关于营养和修剪的课程,包括一些线下课程,影响力非常大。他在平台上有差不多超过10万的收入,算是一个网红老师。

天天学农创始人兼CEO 赵广:互联网时代,农村成为职业教育场景落地的新选择 | 2019 WISE × 新职业教育创新峰会(图6)

上个月,我们在广西开设了线下实操班。每一个人的平均收费是5天6000块钱,这个班17人。有一个带班的同事,回来说“这个班的学员总身价接近10亿”当时我很惊讶,这颠覆了我们对现代农民的一些认知。

我们也策划了海外游学项目—学农出游。第一期游学班已经组团成功了,6月份会出团。第二个团会去以色列,在拼团过程中。之所以做这个项目,也是从一个线下班的经验积累而来。我们发现以前做几十块钱、几百块钱、上千块钱的课程,已经无法满足用户的需求。特别是用户量达到100万以后,头部用户开始出现,他们的眼光已经放到国外了。这也超出我们的认知。

从去年开始讲用户下沉,天天学农做的是最下沉的群体。

其实,从2017年开始做的时候没有想过下沉,当时只是发现农民有一个“种地”的需求,后来经济风口开始提“下沉”“职业教育”

我们做用户下沉的时候,有一些有意思的打法,线上就不说了。线下的话,“10万个袋子”是我们一个案例。在去年年底的陕西农高会,也是农业圈一年一度的盛会,去年有15万人参会。参加2017年农高会的时候,我们发现农民线下参会喜欢拿一些小。所以,2018年我们就做了一批很大、很结实并且印着我们公司广告的袋子,农民们都抢着要。10万个袋子两天就全部发完了,整个会场一眼望去,都是我们的移动广告,宣传推广效果非常明显。

天天学农创始人兼CEO 赵广:互联网时代,农村成为职业教育场景落地的新选择 | 2019 WISE × 新职业教育创新峰会(图7)

在农村做、做品牌,离不开所谓的三件套:刷墙、海报、条幅,这不是我们创的,是老一辈验证过的成功经验。目前很多大的互联网公司也都在做的,效果也是非常好。只要我们下乡,就带着海报、条幅。

相关文章 TOP ARTICLES
文章排行 TOP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