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8虎体育

长篇小说连载——狼给的诱惑(11)

meiwen 2020-02-26 16:14:17

狼给的诱惑(十一)

“叮咚”一声,银元落在了一片小石堆里。童鞋们,你猜猜,银元的头像是在上还是下啊?估计你会说:上。

俗话说得好:小赌怡情,大堵伤身。你说今天我是大赌还是小赌?就是,当然是小赌,说白了,连都算不上,顶对就是个二选一的机会题。机会均等,各占50%。那就算是怡情了吧?

可是,今天我却伤身了。

当银元落下砸中石子最后安静的躺下的时候,朝上的,不是头像,也不是“光绪元宝”而是银元落到了两个石块中间,立了起来。

这样的结果让我哭笑不得,因为我就没有想过这第三种情况出现后,我是该陪王爷叙旧还是该给露露写诗。这难道是要让我在给王爷叙旧的同时也给露露写作?一听起来就头皮发麻。我不相信这世间还有人能一边陪着一具古尸研究,一边给心爱的人写出什么“酸酸甜甜都是你”之类的话来。好嘛,他王大爷的,这纯粹就是玩我,哼!

既来之,则安之。这句我唯一从私塾先生那里学来的学者型话不小心从我的嘴里蹦了出来。与其在这里挣扎半天,我还不如起来看看这个王爷的墓地。

收拾了下纠结的心情,我将目光放在了墓碑的题字上。上面除了一开始看到的“康新王爷之墓”几个大字外,四周还雕刻着密密麻麻的文字,借助月光,我勉强能认得出几个“公爵、生辰、卒年、籍贯”等等的篆体字来。再看看坟茔的所占地和装潢,再加上我有限的知识储备进行合成分析,初步判断这是一个学者型的王爷墓地,时间大约有上百年,里面除了那具干瘪的王爷,肯定会有一些童鞋们都喜欢的金银珠宝,当然,肯定还有藏书。金银珠宝能换来物质生活,改变命运,里面的藏书才是无价之宝。

问题是,我该如何进去呢?

看着坚固的石头堡垒,再看看我的十个手指,我自嘲的摇了摇头,后悔了刚才的和思想挣扎。看来,我注定是要回去给露露写作去了。

我无奈的放弃了这个本以为可以一夜暴富的行为,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准备起身寻路回家。可刚走出来两步,看到墓碑头顶上被大风还是什么东西撞落的墓碑顶上的几个石头,我又返了回来,将地上的石头捡起来重新发在墓碑顶原来的位置,这样,一座威严的标准八字碑(南方殡葬习俗,所谓八字碑是由无数块石头堆砌而成,形似白族照壁之类的东西)呈现在眼前。

“是啊,康新王爷,恕我没有办法进去和你叙旧了。但我给你的别墅重新修建了一下,找回你一点点的威严和荣誉,也不枉我和你相遇一场。”念叨完,我整理了下军装,准备离开。

突然,一声咔嚓咔嚓的声音响了起来,我以为是呢。可一看墓碑,我刚才放上去的石头正在滚落下来,整个中央墓碑一点一点的往下降,原来咔嚓咔嚓的声音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难道?

是的,多年以后我才弄明白,原来我在修缮王爷别墅的时候垒上去的石头,就是开启这种坟茔的机关。我既然还回了王爷的面子,王爷也该请我进去做客了。

当整个中央墓碑完全沉入到地下的时候,整个坟茔露出了一个黑洞洞的大门,一股青烟一样的东西从黑洞里冒了出来,随即消散在月光里。

我被这突出起来的变故吓得傻傻的站在原地,直到半柱香的功夫才缓过神来。青烟散尽,黑洞里面洒进了一些月光,看着没有刚才的那么阴森恐怖了。

无心插柳柳成林。我都打算回家了,你王爷还来这一手。你说,我是进呢?还是进呢?

还是进吧。

我既然选择了为王爷修葺墓碑,王爷为了感谢我邀请我进入他的“豪宅”与他赏月,我不能辜负了他的一片好意。我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随手在旁边捡了根火把,划着洋火点燃,真的就像登门拜访一样,走进了这个彻底改变我命运的“康新王爷之墓”当然也忘记了有人说过的一句话:好奇害死猫。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这不,我前脚刚刚跨进坟墓的洞口,后脚都还没有来得及收,一股巨大的阴风就直冲我的后脑勺,风中带着熏味,一个巨大的磁场正在吸引着我往洞穴里面走,我想停下来,但整个身体已经不是我能控制的了。

这样的磁场让我想起了久违的露露,我们相爱的过程不就是这样的一个情景么,我从认识她,喜欢上她,再到爱上她,最后到深入骨髓的思念,不就是一个巨大的爱情磁场在吸引着我么?我想尽力的控制好不要太想她,但整个思念已经不是我能控制的了。

有点像在造句。现在我身处这个坟穴的风口浪尖还能想起这么多温柔事,也真亏了我这个玩世不恭的个性和一片痴情。

左手火把上的火苗在往洞里串,隐隐中有一种嘶鸣的声音传了出来,我将身体靠近洞穴的墙壁,侧身攒着碎步往磁场的方向走,右手弯腰想在地上捡个石头,万一真有什么东西出来迎接我,我也好有个正当防卫。

大约走了一袋烟的功夫(惯用量词,哥我不会抽烟,压根就不知道一袋烟是多长时间)伸手也还不见五指。我心里低估着,这王爷墓地不会是空的吧?走了那么久,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呢?呢?那满面獠牙的大小鬼呢?对了,还有孟婆也不在啊,那宏伟的世界建筑史上的奇迹—奈何桥更是无从看见呐?还有那瓶康师傅忘情水,即使换成了百岁山,也还是看不见呀?

唉,瞧我这个有知识没文化的人。从小没时间涨姿势,只顾和小虎童鞋嬉闹了。我把自己想象成了孙行者,以为斗得过玉帝,还能搅得起地狱一江春水。这不,正前面一个巨大的血盆大口正要笼罩着我时,我还以为我能钻进它的肚子里,用指甲掐住它的心肝肺,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将它降服。

思想是伟大的,现实是残酷的。当对方的哈喇子都滴到了我的脸上,我才突然一下清醒过来。透过火光,一双绿幽幽的眼睛正贪婪的注视着我,哈喇子流了一地。一股熏臭从它的嘴里发出来,让我连连打了几个喷嚏。

这是一条巨蟒。火把不够明亮,照不见它全身的颜色。我刚进入洞口时候的磁场,就是来自这个巨大的家伙。要是我没有火把在手,我估计都不用像悟空那样翻个筋斗,它直接就能将我吸进它的胃去,那我现在绝对不会在它的肚子里做算术题,而是真的要见去了。

又是蛇。梦里面大大小小的蛇都出现过,五花八门的蛇都遇见过。就连后来要去个动物园,蛇园都是必去之地。我要是能把这辈子遇到的和梦到的以及见到的蛇都放一起,绝对是一个庞大的蛇园博览会。

可这回怎么办呢?王爷没有出来迎接我,却出来了这个怪东西。它看我的眼神让我觉得所有的隐私都被窥探到了。你看吧,我赌你能看到我的害怕和心跳。如果你能看到,哥就称你一声哥。还好,在哥之上,无人称哥。因为他们都被称作爷。比如“康新王爷”可惜作古了。

我与这个好客的爷眼神对立着,思想交换着。它的舌头不时的吐着,要是没有火把的阻隔,肯定早已经亲了我无数口,当然,要是它先刷牙或者嚼颗口香糖,那就更好了:

你躲在阴暗的洞口

一双期盼的眼神出卖了所有的灵魂

我不经意的走过

掀起了你前世的恩怨情仇

我诚惶诚恐

既然注定要与你相遇

我何不缴械投降

与你再续

五百年的过往

“我的脚步想要去飞翔,我的心却想投降,我的笑容想要去伪装…”我竟然还有心思去想歌词?

自古以来,两军相遇,攻心为上。我以为我可以凭眼神秒杀这个巨大的怪物,可事实却恰恰相反,我差点被它秒杀了。我想放弃了这种毫无意义的抵抗,差点将整个人交给了它。

我终于还是没有抵挡住对方嘴里散发出来的恶臭,将胃里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吐了出来。也正是这一吐,让我立刻清醒了过来。我现在不是在谈情说爱,我面对的不是露露,也不是小虎,而是一个危险的敌人,要么,我战胜得了它,要么,我跑得过它。

可我该选哪一个呢? 待续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王爷

封建时代尊称有王爵封号的人。不一定是王公贵族出身。包括对国家和民族有贡献的平民被授予称号

墓碑

中国古代“墓而不坟”,只在地下掩埋,地表不树标志。后来逐渐有了地面堆土的坟,又有了墓碑。人去逝后,如要立墓,大多都要有墓碑文。墓碑文上一般刻记死者的姓名、籍贯、成就,逝世日期和立碑人的姓名及与死者的关系。写碑文应对死者充满敬意和感情。民国二十二年《河南通志•睢县采访稿•袁可立墓碑》:“袁尚书可立墓碑,在(睢州)城南四里许,刘店村东里许。碑高八尺,上蛟螭,下赑屃,高约丈余,尚称体制。”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相关文章 TOP ARTICLES
文章排行 TOP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