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8虎体育

母爱,厚重如天地

meiwen 2020-05-22 14:39:30

母爱,厚重如天地(图1)

报告文学

有一种爱,厚重如天地,又真的可以低到尘埃里开花出来!

一一她,像奴仆一样卑微地服伺你,她卑微的叫人心痛,是你人之初阶段日常的仆人,她一直以来都愿意用性命护佑你!

有一种记忆,是心碑上不可磨灭的永恒镌刻,有一种眷念,是用默默流下的泪水在书写纪念,用文字拜谒先陵。

从生活的暴风骤雨中、人生泥泞不堪的道上走出来的女人,凄惨苍凉岁月给予她冥死一样的蜕变,使她俱一份别的女人无法企及的蝴蝶一样的美丽。

一一我的母亲!

一一题记

母亲诞下我,揽我于怀中,不久,又将我卧睡于摇蓝中,不久,又将我从搖蓝中抱出来,放于她跟前不远处,她用脸上甜眯眯的笑容和身上飘来的乳香逗我朝前走,让我一双小小脚,第一次踏在大地上!她怀揣喜悦与忐忑看我一步一抖颤地朝她走近!母亲用痴心的、爱的挪移这样劳心费力的倒腾,花去了她青春年华的一年半载…我一岁半后学会了走路(开步迟)

记得母亲带我离开家乡那年我才七岁。母亲背上背着小妹,奶奶是小脚,自管自的走,小叔背着我大妹,我是一行人中被放手、无负担而轻松自由的人。奶奶当时还打我招呼:走路要规矩,莫猫弹狗跳的乱蹿,到车站有八里路,等会你走不动了没得人背你。奶奶、叔叔送我们娘崽四人去零陵(今湖南永州)地区江永县桃川霸王岺煤矿,使我父亲夫妻及儿女家人团聚。父亲公务在身不便前来接应,直至我们在矿上找到父亲,父亲感到意外和欣喜。

奶奶和小叔住了三个来月后就一直提出要回老家,我父亲有些不解,以为奶奶臆怪儿子儿媳没招呼周到,其实不是这回事。一天,趁我父亲不在家,奶奶向我母亲道了实情:媳呀,眼不见心不烦啊,我怕他死在我前面,到时白发人送黑发人,我这做心里过意不去啊!我母亲的眼泪刷刷地流了下来,其实母亲心里早已有底,只是不说而已。 我清楚地记得,我父亲几次咯出的血痰,母亲眼疾手快地从柴灶里铲来柴火灰盖上,生怕奶奶看见。两个心细、不同辈份的可怜女人,此刻都事不相瞒的交心了。

母亲跟奶奶的婆媳关系本来就好,以至我母亲去世的前一年曾对我说,崽呀,哪天我死了,你就把我送回老家,把我和奶葬到一起,我嘎娘媳妇俩从没红过脸。我没有实现母亲的这一终极愿望,现在想来都觉惭愧。不过还好,那时单位有明文规定:因工牺牲的职工原则上一律就地安葬,家属又岂能特殊化?算是对我为儿不孝的一种开脱。为人处世总会有感到莫奈其何的时候,也还要懂得一点什么是大势所趋吧。何况当时我头上还有一顶极小极小的乌纱帽,那时的乌纱帽不分帽号大小及份量的轻与重,一律都如紧箍咒一般。

父亲的病根是在旧社会落下的。解放前的井业是苦不堪言的,听母亲说起过,井下没有照明,矿工头上没矿灯,巷道里每隔三十米左右放置一盏敞口桐油灯,一些矿工为了省了爬井筒,在井下三五日不出井的都有,叫接二班的人带饭下去给他吃,这样的人升井后眼睛眯的睁不开,因几天不见阳光的缘固。这些事母亲在和父亲结为伉俪之前就已经晓得了。

奶奶还是带着小叔回老家了。奶奶的心情和行为都在情理之中,只是苦煞难煞了母亲,她无任何理由选择脱身而置身度外,从此往后,母亲就在担惊受怕中度日。只要听到我父亲咳嗽,母亲就会觉得心里沉闷。如果我没记错,公元一九五八年之前,国家还不曾制订劳保政策及公费医疗改策。从《选集》第五卷中了解到,国家对民族资产阶级实行资本主义工商业改造完成才不到两年,还未来得及制定这些普惠工人大众的根本性政策,当时只讨论了国营企业职工加班费,是按200%还是按300%计发工资的事宜。所以,我父亲的病哪里谈得上疗养,只能任其日趋严重(矽肺加肺结核)好在公元一九六二年国家对国营企业职工已实行劳保政策,不然,六二年阳历三月父亲去世后,我母子五人怎么活,那后果真的不堪设想,这样说一点也不耸人听闻。

我的小妹就死于无钱医病!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一点没错!父亲去世后的第三个月,我兄弟姊妹四人因传染患上了同一种病百日咳小妹病情最为严重。那时单位的医药制度是:药品优先保工伤,二,职业病;三,危重病人。家属及子弟医药费报锁50%,还不能说你想要开什么药就能开什么药给你。母亲向一位称得上是半个老乡的人借一块八毛钱,想捡三剂中药熬给小妹吃,那人却说取存款要走十来里路,手续又麻烦不予借。五天后小妹死在母亲的怀里,当时的情景用惨烈形容一点都不过分:早上,母亲叫住我,说,你今天莫去上学了。母亲不会轻易这么说的,我知道今天家里会有母亲一时扛不住的事发生。上午九时许,小妹说话嗓音不如昨日清亮,声音象刚产下来的貓崽一样,小脑袋有气无力地耷着,母亲叫住我,你跟在我后头,快同我送你妹妹上医务室去。母亲脸色煞白,抱起小妹就走,我跟在母亲后边,我能听到母亲的心跳声。去医务室有两里路远,我母子俩出门走出不到三百米远,只见母亲一顿到地上,小妹从母亲的手中滑落到地上,我大声喊叫,来人啦,来人啦!我妹妹死了,我妹妹死了!…我小妹是六二年七月死的,陪我父亲去了,她才五岁!

在半年时间里连失身边两个亲人,一个是家的栋梁,一个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母亲的精神几近崩溃,有的时候看人眼神直愣愣的,我害怕她变成癫婆,出自故意地有事没事叫喚她一声。我母亲是坚强的母亲,大概三个月过后她开始慢慢好转了。

母亲逝世的那天,我已是心身倍感疲惫,因为母亲在住院治疗期间,我几乎是一个星期没合过眼。母亲患的是心梗,送进医院通过检查后,一位从医二十余年的主治医师喊道:谁是她的直系亲属?我。我应声道。你是她什么人?我是她的大崽(长子)跟你实话实说,没得救,心脏已经坏死五分之一,这一路颠箥她老人家竟然挺的住,奇迹!既然属奇迹,还会再发生奇迹吗?我娘也许还有救,医师。九死一生是定论,若要医治,人财两空是结局,顶多是一个星期的光景,还医吗?我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娘不医就死!死马尚且可当活马医,何况娘还有一生的希望,医!我说。

母亲雅名春喜人送昵称罗满读春喜这名字,如读诗词一般,可见当时外公外婆家,虽不属大户人家,却也有得饭吃有得衣穿,寒冬腊月十六日出生的女儿,居然号名春喜我外公是一厨师,民国手里(时期)每月能挣得三五块大洋,那是很不错的。人送罗满昵称于母亲,是因为母亲在兄弟姊妹排行中排第十一位,是末巴。

我父亲有超乎常人的记忆力,听母亲说,每年的大年初一出门拜年,湘潭市里只要是他路过的地方,各家各户门楣上的盈联他都能悉数背诵出来,又有才情。

父亲去世那年,母亲三十四岁。父亲去世后,被生活所迫,在我十四岁那年,母亲为我兄弟姊妹找了继父,觉得今后的日子会过的好些,然而,这只是一枕黄梁的南柯梦而已,因各自都顾及己方小孩,免不了争吵甚至撕扯。那年的夏时月份,母亲将盖了一冬一春的被子蚊帐洗浆一遍,用了继父月劳保肥皂一砣,他破口大骂,且恶语伤人,母亲无法忍受回嘴了几句,继父居然动起了手来!事后我知道了,也没讲什么礼仪与客气,与继父摆开架式,被别人扯开了。平时家里的米桶继父都上了锁的,这种防贼一样的举动让我觉得可笑,难道说母亲会偷米出去给我兄弟姊妹另起炉灶做饭吃不成?待我十六岁参加工作后,就再也没进那个家吃过一餐饭。

我有一妹一弟,母亲为了在经济上有自己的主动权和人格上保有一份尊严,在单位组织成立的蔬菜队、养猪场、搬运队相继劳作过,也是为了妹妹、弟弟上学挣得一份学费。五十岁不到,母亲的背脊就有些佝偻了。我结婚生子后,母亲就跟我生活在一起了。母亲初为人祖有一种溢于言表的喜悦,当孙子刚生下来还没来得及包洗,就深情地亲了几口,还喃喃自语,我孙子,我孙子…”这刻骨铭心的一幕,我会携进我终身”的那一方小盒的!母亲为自己的家以及我的家付出太多太多!母亲这辈子真辛苦,劳苦,命苦!

一九八六年母亲患过一次中、轻度高血压中风,癒后说话显得比从前多了,多是一些怀旧的话,如:我外公怎样高大,外婆又怎样的小巧,我的身坯个子随外公(现代语叫隔代遗传)走那年,吓的她姐妹们都躲进了山里,外婆小脚三寸走不动留在家里,每日只能拿一把炊壶,来回好几次到井里打水回家以维持生计之需;母亲还说,她没受裹脚之瘐,也搭帮外婆一气之下的理直气壮之举:我长姨一次山里砍柴被竹千千了脚老喊痛,一开始外婆总认为是被裹缠的胀痛便不予理睬,待到按规定时日松绑洗脚(洗脚后各个脚丫子里要上明矾)时,才发现我长姨的脚已灌脓,不裹了,任它长,长成大脚婆嫁不脱,我养她老女!打外婆说出这番话后,我的几个姨妈从此便都不裹脚。

为抢救九死一生的母亲再理所当然不过,在母亲六十三岁时,我为老人家做了个体面的六十花甲大寿,则是我人生中做的最正确、最值得首肯、最具人生价值意义的一件事!

事情源于我母子俩一次次的闲聊,我也上年纪了,再好吃的也只能吃那么一点点,再经得起穿的好衣衫也难得穿成破烂了,只要后人顺畅,就是我的福份。”母亲自那次中、轻度高血压中风后,常念叨这句话。一九八八年农历十一月上旬的一天,母亲神色略显不自然,过了一会,母亲对我说,儿呀,娘今年寿满甲子是假的,娘今年六十三了,当年我和你继父结婚,我把自己的年纪少说了三岁…”乍一听我有些不以为然,过了一阵,我心象撒进一把盐一样抽搐,娘,您别说了,腊月十六日那天,我一定给您做六十大寿,一定做的在我们单位风光无二!”母亲没再作声。母亲六十大寿那天,二十二桌,来宾中不乏母亲的姐妹交情,我的同事好友,也还有各路神仙。我掺扶着母亲,沿各席面礼节性的向来宾们敬了酒,自打母亲患病以来,这日的面色是最好看的。母亲那天是滿意的,见母亲满脸喜悦神色,我心里也很高兴,这是我这一生中办事最为值得人称赞的。一些长辈夸我是好崽”平辈们说我情到深处会办事…结账付钱时,人情礼金与酒席所需费用两相抵扣,亏一千九百余元。要知道,公元一九八八年的一千九百余元不是个小数目,我姊妹三人没哪一个叹后悔,说不该。这一天,是母亲一生中唯一真正享用了儿女福的一天。我为人处世接人待物,做人做事知书达理、谙世事人事、知恩图报从这日起便在心中立起了标识,真善美,假丑恶从此界入分水岺。

十一

曾经说过这样的话:已三度写小文颂母,此后再不写母亲”倒不是母亲一生没有了可歌颂的功德,而是心存一份不予言表的缅怀,便好过美丽动人的书写。解铃还须系铃人一一自已曾许下的诺言一一我再写或说重写母亲”原因实在太过于简单:再过两年就是母亲逝世三十週年,知母莫如子,我深知母亲爱面子,生前又不曾与世挣得多少面子,儿子在您六十三岁时为您做花甲大寿,如今提前两年为缅怀、追思您仙逝三十週而作文,以尽您膝下之孝。尽管这孝尽的有近虚无乃至毫无用处,那就让此文的意念化作漂渺,飞向浩渺吧,儿子相信您能接收到您儿子发来的信号!

母爱,一一世上唯一的能低到尘埃里开花出来的大而无疆又锁碎连连的爱!一一她伴你终生,刻骨铭心!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母亲

母亲,是子女对于双亲中女性一方的称呼。在社会学上,母亲可指养育与教养子女成长的女性。在法律上,女性也可以经由合法的渠道,领养子女,或与有子女的男性结婚,进而成为该子女的法定母亲。经领养而成为母亲的称为养母,与有子女男性结婚而成为母亲的则称为继母、後母或晚娘。在生物学上,子女体细胞中成对的染色体,有一半是由母亲的卵子的提供,因此可借由DNA分析来辨别亲属关系,且父亲精子与卵子结合时,只有提供细胞核的遗传物质,因此子女细胞中粒线体的DNA皆来自母亲,可由此来判别母系祖谱。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相关文章 TOP ARTICLES
文章排行 TOP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