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8虎体育

如果今生不能相伴,原创,纯属虚构

meiwen 2020-05-22 15:43:23

如果今生不能相伴,原创,纯属虚构(图1)

第一章 相识

民国初期,新春将至,湖南长沙 ,欧阳将军府一片欢天喜地,繁花似锦的景象。管家手拿着一封信气喘吁吁的跑进来:将军,老夫人,广州来信了,少爷来信了。这孩子是不是要回家了,也不提前打声招呼。将军满面笑容迎上去,从管家手里接过信,老爷快念给我听听,孩子什么时候到家,老夫人迫不及待问到。然而将军的眉头瞬间凝固,怒气冲冲的将信甩到了地上,你看看,你生的什么逆子,让他回来相亲,找一大堆借口,说什么部队军事繁忙,这明明是借口嘛,气死我了。老夫人顿时跌坐在地上,老泪纵横。管家小声:将军,那少爷的亲事怎么办。算了,以后他的事我不管了,将军拂袖离去 。

广州的冬天来的比较晚,但也感觉到有丝丝凉意 ,这些天, 欧阳少卿茶饭不思,坐立不安。他的小不点好几天都没有回来了,这是他训练了很久的信鸽,在它身上花费了很多的心思。每次出去就算千里之遥,也会平安回来,它究竟去哪里了,是不是已经遭遇不测,少卿心里想着,忍不住骂自己,说什么呢,小不点一定会回来的。

凉凉的夜风,轻轻的吹,萧萧坐在窗前写诗, 那是谁,在黑夜里,幽幽的吟唱?打开窗户,声音却停止,她静静的聆听,慢慢的寻找,她下楼走出庭院,只看见一只了的小小鸟躺在那里奄奄一息,白色的羽毛在风雨的吹打下很凌乱,她爱怜的将它捧在手心,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只鸽子,可怜的小家伙,她连忙将它抱回房间,给它包扎,上药、喂水。转眼半个月过去了,小家伙精神十足,有一种蠢蠢欲风飞的感觉,它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我该放飞它了。萧萧嘟嘟嘴巴,依依不舍,说不定它的主人该着急了。

在一个天气晴朗的早晨,给小不点喂好食物,再梳梳洁白的羽毛,准备将它放飞,这段时间对他们已经有了深厚的感情,每天对着它说话,每天都在问:”你从哪里来,你的主人是谁。”突然想到是不是该给它的主人捎去一封信呢?虽然很唐突。你好,不知道你能否收到这封信,这个小家伙很可爱,它的伤已好,归还给你,萧萧。

打开窗户,亲了亲这个就要离开她的朋友,飞吧,小家伙,飞到你主人那里去。鸽子展开翅膀利箭似的直冲云霄,她呆呆的看着,心里是万般的不舍。突然她听到远处传来一声声凄惨的鸣叫,带着淡淡的忧伤,只见那身影,渐渐清晰;小家伙盘旋了一圈,在高空中,展翅飞翔,她轻轻挥手作别,只见它飞过丛林,飞过花海,飞过高高的山,飞到了那遥远而不知名的地方。

欧阳少卿已经彻底的绝望了,小不点生死未卜,让他无心处理公务!就在他打算放弃的时候,从空中传来翅膀闪动的声音,他误以为听错了,但是转身一看,他的小不点回来了,完好无损的回来了,他激动万分,激动之余还有点意外,意外的不仅仅是小不点的归来,还有它带来的一封信。清秀的字,一定是一个女子所为,当他看到署名萧萧两个字的时候,他的心一下子被什么东西触动了,萧萧,似曾相识,又那么陌生。他念了好几遍,一个好听伤感略带诗意的名字,是不是人如其名,美丽,感伤呢?

为了表示对小不点的救命之恩,他决定回复这封信,他在信中写道:谢谢你对小不点的救命之恩,欧阳少卿。萧萧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小家伙带回来了回信,而它主人的名字此刻也深深的刻在了她的心上。她记住这个名字不仅仅是因为与众不同,而是想起了曾经让她家破相知人亡的欧阳将军,可是世界这么大.....

就是这样,两人相遇了,虽然只是心灵上的,但是谁又能说,那心灵上的默契不比那任何除此之外的就更坚实 ?

如果今生不能相伴,原创,纯属虚构(图2)

第二章 相知

萧萧,年芳十九,祖籍北方,早期家族显赫,听母亲讲,其父萧漠然 ,曾是欧阳将军帐下的一员得力干将,跟随将军多年。因听信别人的馋言,谋兵,东窗事发,被将军一怒之下当场问斩。全家因此也受到牵连,逃亡途中,萧萧和家人走散,兵荒马乱中不知不觉一个人流浪到了江浙沪一带。经过几番波折终于在私塾找到一个教书的差事,国恨家仇,她一刻也没有忘记.....

就在此事渐渐淡忘的的时候,突然出现的欧阳少卿四个字让她封尘已久的心事被打开,想起冤死的父亲,世界这么大,不会这么巧吧。这一天小不点飞回来了,信里写道:我从不曾期许,你我必须要相遇,少卿。萧萧有点感动,脸上泛起了红晕。她在信里回复到:我从不曾想起,你到底知我不知,就像我也不知你一样。

却说因为儿子不回家相亲,将军一怒之下退了这门亲事,老夫一天到晚的埋怨:你看看你,儿子才多大,你就逼着他相亲,你能不能让我过两天安生日子!我的儿啊。将军大声呵斥:人家大家闺秀,知书达理,门当户对,唉!气死我了,这孩子怎么这么让人头疼啊。副官拿起军大衣给他披上:将军,别气坏了身子,少爷不过也二十出头,不算大,我们还要去赴宴呢。

小不点不辱使命,在江浙和广州之间飞来飞去。莫说我用心良苦,只为你认真。萧萧看到这里抿嘴一笑,回复:“我从不曾奢求,你我何时相遇!”哈哈哈。好一个何时相遇,欧阳少卿收到此信心花怒放,他对这个叫萧萧的女子更加感兴趣了,与此同时,也多了一份美好的感觉。

江南的冬天,像小家碧玉,江南风姑娘似的,静静的走,悄声无息,让人难以察觉。那江南到底有没有冬天呢?

萧萧喜欢上了这里,冬天的生活虽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惬意,但也总是能给她意想不到的惊喜,比如说小不点,比如说欧阳......依旧在闻着这冬的气息,写下自己的那泛泛忧伤的独白!冬天是个敏感的季节!从来没想过去改变什么,生活本不需要那么多的激情,平静安宁的生活亦是一种难得的幸福,可是欧阳的出现让她多了一份牵挂,不知道什么时候迷上了淡淡的想念,不知道什么时候适应了小小的担心。冬天依旧,思绪依旧,这个冬天即使有再多的感伤,她都不会退步!

小不点每次飞来的地方遥不可及的空旷,那是藏着很多幻想的地方。而它像是一个安静可靠的倾听者,包容了所有的秘密,是他俩都可以拥有的寄托。

冬日的午后,它如期而至,匆匆的拆开来信,信里的内容再一次的让她感动:就只为你感知,为你不知所以。”萧萧急忙回信:“是的,我找到了,那你也是么?

是啊,还有你,就只有你。

可不是吗?还在这,就在这 ,一直在这 。

为那总有的美丽而终相惜。

为那总有的一丝而终相意。

任千万番泪痕,一再印深。

最后一滴流尽总为你。

......

......

两人就这样在鸿雁传书中忘我的聊着,完全视这个世界而不见,看那样的专心致志,那样的黯然想痴。

如果今生不能相伴,原创,纯属虚构(图3)

第三章 相恋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

江南的冬天也有暴风雪,萧萧盼望不要有这样的坏天气,她怕小不点遇到这样的鬼天气而中断了他们的,而此时的欧阳少卿何尝不是这样想。只剩下苍白的守候,谁,能解他们长夜里最深的落寞?天气是好是坏,他们的心情也跟随着天气的变化而变化。

小不点还是一如既往的。亲爱的,此生红尘,无你和欢?今夜,眼前都是你的影子,伸手,却怎么也抓你不住 。萧萧读着来信,泪模糊了双眼.

沧海茫茫,你离我究竟有多远?泪才落,以冻霜,痴迷你的多情,怀恨你正年轻。她在泪眼中回复他这样一句话。

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

他们不想任何后果,就这样爱着.

天气预报说元宵节后有暴风雪,在元宵节之前他们必须再通一次信,那天黄昏,信到了,里面只要简短的一句话:亲爱的,我们不需要承诺,有心就够了。萧萧怕小不点遇到暴风雪,来不及让它休息一下,就让它启程了,为了让他放心,她在信里这样写道:亲爱的,元宵节晚上我一定会给你放孔明灯,在这同一天地,同一时日,同一许愿。时间过的很快,元宵节那晚天气晴好,到处洋溢着节日的祥和和气氛,萧萧没忘记对少卿的承诺,默默的一个人点亮了那盏灯......借夜色之朦胧,借一丝醉意,在纸上写下了对他对最深情的思念。

亲爱的,你在哪里?

在这寂静的夜... ...

在灯上写下我的心愿。

让它捎去我对你的牵挂。

借着月色。

它飞向了遥远的天际 。

心越来越近,爱越来越浓。

我...想...你…

看见了吗,亲爱的。

如果今生可以见到你。

窗外虽有烟花的绚烂,屋内却仍是抚袖而过的清冷。是谁,忧伤了午夜里的一首诗阙?梦一场,不思量,自难忘。爱的路上,那一滴千年泪滑落,淋一座记忆的方城。煮一杯陌上忧愁,孤城里的她就这么沉醉着。虽然两人不曾见面,却不曾隔断思念,对着天空,他们只能暗自垂泪,无声哀叹:无数次只能在梦里相见,梦醒,片片雪花,从天而降,落地化蝶…

少卿收到小不点带来的,眼里全是感动,那夜他静静的守候在另一片天,等待着奇迹出现 ,这是他生命里最重要的女人,他决定用一生的时间去好好爱她。

默默相爱,寂寞喜欢。

如果今生不能相伴,原创,纯属虚构(图4)

第四章 相惜

欧阳少卿决定把有心上人的事情告诉自己的父母,好让他们安心,他给远在湖南长沙的父母发了一封电报。老夫人得知自己的儿子有了意中人,那个高兴的。倒是将军很沉着,冷静的给副官说:你去查查,这个丫头什么来历,那么多大家闺秀他看不上眼,一个黄毛丫头却把他迷得神魂颠倒。

三天后,副官回来了,悄悄的在将军耳边说:将军,你可知道萧默然,少爷和他的女儿好上了。”将军顿时脸色大变,咆哮道:这个逆子,要气死我了,这门亲事我坚决不同意。“赶紧给他写信,给他说明情况,让他断了这个念头。是,将军,副官小跑下去。

这几天欧阳少卿心里乱糟糟的,自从给家里发了电报以后,一半是期待父母的认可,一半是忐忑不安,事情会和他想象的那么顺利吗?

收到长沙的回电,他呆了。萧萧竟然是萧叔叔的女儿,她是来报仇的,还是......欧阳少卿如五雷轰顶,夜盼日思的心上人原来早已和他有这么深的渊源,她是早有预谋,还是......他不敢想下去,只觉得大脑里面一片空白。从他记事起,这个萧叔叔经常抱着他去军营转悠,给他讲国家大事,他立志长大以后要报效国家,成为萧叔叔那样有才干的人,可惜萧叔一身英明,却听信贼人谗言,谋兵,父亲一怒之下杀了萧叔,唉......欧阳少卿不敢再想下去。

雨雪过后是一片晴朗,少卿走向鸽棚,他强忍着内心的思念,一切都过去了吗?只留下挂在天空上的空想。他浅浅的对自己笑一下,算是安慰 ,也算是过去。

这些天萧萧呆呆的望着天空发呆,小不点,小不点,她站在曾发现小不点的的地方,捡拾起它遗留下的一根羽毛,贴紧胸口,来温暖她心里的荒芜。

就这样,时间一天天过去 。

冬天已远去,春天来了。

窗外,风又潇潇,君不见,泪空泪。念着美丽的过往,此生,相逢只能在梦中吗?若可,愿来生,上天许我不再有今世醒着的疼痛 。

这段日子欧阳少卿也好不到那里去,他的心情也乱糟糟的,有时候莫名其妙的发火,从不抽烟的他也学会了抽烟。

半个月过去了,萧萧已经明白不会再来信了,她努力的忘却,每天写诗,忘了吃饭,忘了睡觉,只要闲下来满脑子就会出现少卿两个字,她抱着头不愿想起,可是这个名字扎了根似的折磨着她。可是记忆在每个相思的日子里刺痛她内心的伤疤。

到底要不要和她,主动权在他的手上,心中的煎熬一天天吞噬着他思想,他简直要疯掉了。想想曾经他们说过的,山崩地裂,永不放弃的话,让人汗颜。难道就这样放弃了吗?想想当初鸽子是怎么失踪的,怎么飞回来的,让他记忆犹新,萧萧是无辜的,可是他过不了父母那一关,怎么办。

任时光荏苒,任季节变迁,她的轻盈回眸,她的嫣然一笑,依旧在风中流转。她做了一件很美的旗袍,想穿给他看,可如今却穿给自己看。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笑容,她穿上那件袭红色的金丝旗袍环绕着一朵朵牡丹花的旗袍,好美,好美。

物是人非事事非,人还是原来的人,景还是原来的景,可他们彼此的的生命里除了相思还是相思。

他决定放飞鸽子,不管它飞向何方,没有写信,也没有指明方向。

她孤单的身影,已披上了寂寞的外衣,这一路,再也走不出烟雨迷离。

那些荒凉的日子,都在不知不觉中从她的指缝间悄然溜走。

一个夕阳西下的傍晚,就在萧萧以为这一切就要成为过去时,有几个骑着高头大人找到她,没有留给她任何反应的余地。这是将军给你的一笔钱,回到大漠好好过日子,不要再回来了。离我家少爷远一点,这些钱也算是对你父亲的补偿,后面的话她再也没有听进去。她一个人呆呆的驻足原地。没有神色的漠然,没有缘由的浅笑,注定是一个落寞而带点感伤的结局。

当人生中那些所谓坚固的情感被渐渐的瓦解时,当一次次的无奈与内心的纠结涌上心头时,她很迷茫还能相信什么,钱能买到爱情吗?

也许这次她是真的放下了,爱的那么深,她真的希望这一切不是真的。原来苦苦想念的心上人她竟然和她有杀父之仇。她要他亲自告诉她,这一切不是真的。

往事如烟挥不去。亦虚亦实,亦爱亦恨,叶落无声花。只道是,寻寻觅觅,冷冷清清, 凄凄惨惨,却无奈 无奈。

如果今生不能相伴,原创,纯属虚构(图5)

第五章 相约

心已死,泪也干,不堪回首魂亦牵。梦惊醒,不了情......世间有许多美好的东西,但真正属于自己的却并不多。

无数次的夜里 ,疯长的寂寞,潮湿的思念,夜夜让她不眠,曲终人散,弦断韵绝,于是,对着天空,她只能暗自垂泪,一遍遍念着他的名字,少卿,欧阳...那么真实,那么深刻,那么美丽…有时候她甚至相信:只有破碎的东西才是美丽的。曾经以为可以这样牵着手一路走下去,可是放手了才明白一切只是两条平行线,当一切都烟消云散,平行的依旧平行。即使相隔不远,也已是人各天涯。

这次小不点的出现让她始料未及,但是惊喜过后却是失望,什么都没有,一句话也没有,悲伤又一次摧毁了她的意志,忘了吧,我还在等待什么?可是就这样放弃了吗?不,绝不。我不能就这样放弃,我要他亲口对我说,我不在乎父辈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我们是无辜的,她想着,快速的拿起笔在纸上写下:“你若离去,后会无期。”

长久不来的离别,来错了季节。

父母的坚持,少卿无力反抗。再也不会想到你时撕心裂肺的疼,再也不会因为你去违背父母的意愿。应该好好为自己考虑一下,给家里一个交代,给自己一个交代,他这样回复到。他明明知道这不是自己的心里话,可是还能有什么办法让她继续等待下去,他只能用这么刻薄的语言让她死心。

萧萧收到这封信毫无表情,这一切来的太突然,她干裂着的嘴唇喃喃自语:“亲爱的,告诉我,这一次你真的放下了,是真的吗?”可是谁能回答她。

她不怪任何人,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明明两个人很相爱,却不能在一起。

她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谁都不曾想到,也许她现在忘记一切还来得及,但是一切都来不及,他在信中写道:亲爱的的少卿,我们约定,20年后在杭州西湖边的断桥上相见。我不知道今生有多久,也不清楚来世到底有没有,如果今生不能相伴,那么我祈愿来世再与你相随。

可以吗?

很长一段时间, 她常常一个人总爱将视线向上方延伸着,似乎等待着什么?她每天都在写诗。从此,夜,将那无尽的哀愁淹没,以后的日子里只有一世沉默的守望。

二十年后的约定支撑着她,这是她的信念 ,她要好好活着。

少卿看到萧萧如此执着,心如刀割,自己心爱的女人忍受这么大的痛苦,可是父亲的专横他觉得命运从来不在自己的手上,他又能如何。

为了让心爱的女人心里好受一点,他答应了这个约定,并在心中写道: 我不会在原地停留,所以你也不要停留在原地。我不知道这个抉择意味着什么,但我知道这样对你我都会很好,二十年以后如果我还在,我会去找你的。相信我,就算那个时候我们变得陌生,变得现实。我想我们还可以重新开始,不是吗?你要好好的,每天开开心心的。知道你过得好我也会满足的。不管发生什么我都希望这辈子不和你失去,让小不点继续完成他的使命。

多么苍白的语言,多么感人至深的约定。

二十年,那幸福,痛苦,快乐希望都尽在前方。

这一生的疼痛叫她如何承受?余生里,她只能在某一处的角落里,默默的等待,只能默默的,等待,无尽的等待…

如果今生不能相伴,原创,纯属虚构(图6)

第六章 相守

雨纷纷,江南,春水碧于天,叹江南易老。素诉画船,听雨眠,乱愁。萧萧等待着少卿的来信,好几天过去了,小不点还没回来,是不是半路出了什么问题,还是......萧萧不敢想下去。眼看天又要下雨了,还是不见小不点的身影。她黯然失色,准备关上窗户的时候,远处出现了一个白色的点越飞越近,萧萧欣喜若狂的伸出了手臂,小不点疲惫的落在了她的掌心,她心疼的亲了亲,从它身上迫不及待取下少卿的来信,这一看不要紧,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信上这样写道:萧萧,父母命不可违,我回家完婚了,我不在的这段日子里还麻烦你好好对待小不点。这简短的来信就如晴天霹雷,她彻底的崩溃了,心痛到了极点,虽然早已知道他们两个人不可能在一起。可是听到这个,还是承受不了。她拼命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可是她早泣不成声。 过了好久她才缓过神来,紧紧的抱起小不点,怕它也和少卿一样就这样离开,她泪流满面,轻轻的抚摸着它白色的羽毛:小不点啊小不点,为什么人世间没有结尾的故事偏偏还要上演 。如今,小不点成了她唯一的精神寄托,在它身上承载着他们多少心酸悲壮 的爱情故事。

时光如水,总是无言。好一场江南烟雨,漫湿石街 。雨依旧在下,她的心也依旧是湿的。凭空问:那蓑江南烟雨,究竟谁。萧萧精神恍惚的站在雨中,在摇曳的灯影里依稀看到她孤独瘦弱的身影。如此瞢懂的雨,又如此痴情 ,脱去最沉重的外衣,与它来个最缠绵的道别 。就让雨在我身上留下淡淡的痕迹吧,也许多少年以后,会成为对他爱的见证 。愿它淋尽她每一寸肌肤,触及她每一个细胞 。

而此刻的欧阳少卿,自从放出小不点的那一刻起就后悔了, 是不是信里写的太直接了,她一定很伤心很伤心,这次回家也是被逼无奈,父母年纪大了,他是家里的独苗,希望早日看到他完婚。可是他的心里只爱着萧萧,装不下别人。雨酸了,又怎知它几时心酸?谁知?想着想着他的眼睛湿润了 。

半年过去了,萧萧忍不住对他的思念,决定放飞小不点 ,她在信里写道:亲爱的,真的好想你。这一季,我这儿的空气里有点潮湿,是不是你的思念化成了蒙蒙的雨?如果相思真能化成雨,我想,今夜你的窗外一定又是雨纷飞了。20年后的约定还算数吗? 她打开窗户,小不点越飞越高,越飞越远......她没有血丝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就在一个雨后的傍晚,小不点突然出现在了她的视线,她不知道信里面写了什么久久不敢打开,但是 还是想知道结果,信里还是熟悉的笔迹,她泪眼模糊,大颗大颗的泪滴打纸条,少卿还是爱她的,不然不会这样写:我也想你啊,可是你知道我们只能是用思念来确认对方彼此的存在,都还好好的,就可以了 。

自从这次以后,纷乱的战争让他们失去了,欧阳少卿也上了。

日落一朝,无处相守,许了半生诺言,候了一生孤独 。

如果今生不能相伴,原创,纯属虚构(图7)

第七章 相望

西湖畔,断桥边,晚风拂柳夕阳残,人比黄花瘦 ,少卿怔怔伫在断桥上,等待爱人的到来,冬天的西湖显得有点冷清,湖面在风的吹动下有丝丝晃动,看起来很萧条,萧条的让人心疼,他在西湖边上来回的徘徊,二十年前他们约定今天在这里相见,二十年可以很短暂,但也很漫长,只是思念的心却不随时间流逝而越飘越远,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然而迟迟不见萧萧的影子,少卿的心情更加的复杂,萧萧你还好吗?我们说好的不是在元宵节这晚在断桥上见吗?他自言自语,眼里是一片苍茫,无尽的苍茫....

天渐渐的暗了下来,江南的天气还是有点冷,他的心越来越焦急,望穿秋水欲眼望穿,他多么希望早日见到自己心爱的女人,萧萧你快出现啊,你知道我多么想你吗?我们不是约定今天相见的吗?难道你已经忘记了我们的约定,你是不想见我,还是......他在心底呼喊着,一股悲凉油然而生,但是还是心潮澎湃的等待着她的到来,等着等着他的心绪飘到了很远的二十年前......

这二十年,他也经历了很多,奋战沙场,身上留下了不少的伤疤,可是心里的那片伤才是最痛的地方。多少次死里逃生,就为这一刻…

就在他沉静在二十年年前的那段美好时,在不远处走来一个人影,打破了他无尽的思绪和惆怅,他急忙迎上去,嘴里不停的喊:萧萧是你吗,我是少卿啊。“但是定眼一看,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素不相识但是和他年龄相差甚远的女子,他失望至极,但还是有礼貌的:你是谁...那个女子仔细打量他一番说:你是在这里等人吧,你别等了。你等的人不会来了。”什么?你是谁,你怎么知道她不会来?她在哪里?那个女子从怀里取出一封信交给了他,你自己看吧,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他颤抖着双手接过女子手中的信,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着江南的夜色,缓缓的打开信,一张穿着旗袍的女人的照片轻轻滑落,接着湖边灯塔上微弱的光,他看见一张清秀多少次在梦里出现的脸......还有一封盼望了多少年的萧萧的来信。少卿,我的爱人: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也许我已不在人间,也许我还活着 ,可是我却不能来见你。这二十年的日日夜夜里我不无时无刻思念着你,不是我不守承诺不和你见面,也不是我不再爱你,不和你见面,而是我怕等不到和你相见的那一天...亲爱的,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我最爱的唯一让我爱过的男人,这些年前我一直在等待,等待我们断桥约定,可是命运对我不公平,让我患上了不治之症,我每天和病魔作斗争,只有你才是我活下去的动力,可是我真的怕见不到你。亲爱的,如果我没有遵守承诺来见你,我求你原谅我,我嘱托曾经的病友给你捎来了一封信,但愿她能如期送到,见信如见其人,抚慰你心中之痛,亲爱的,如果我真的不在了,你要好好的活下去,不要难过。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亲爱的,给你写了一辈子的诗,而今日只有这首《断桥残雪》才能表达出我的心情!

寻不到花的折翼/永远看不见凋谢/西湖断桥边你会出现吗/又想起你的脸/二十年的光阴因寂寞而缠绵/春归后又很快湮灭/远方的我独自赏烟花/摇曳后有飘向远方/飘向有你的地方/断肠人在天涯/若是无缘再见/你便善自珍重/断桥是否下过雪/莫等无缘人变白首/

再见了,我的爱人;再见,我的爱;再见,我和你的一切一切。我在来世等你,等你,等你...

萧萧执笔于民国三十二年

这时的少卿已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二十年年的相思,二十年年的等待,二十年年的约定就这样灰飞烟灭,他的心隐隐作痛,使劲用手捂住胸口,这么多年来心痛是他的病了,在这一刻又发作,欧阳少卿泪如雨下,悲恸欲绝,感觉心碎掉了,一片一片,几多风气几多愁,愁上心头......

西湖畔,断桥残雪,雪断而桥未断,桥断而情未断,有情人长叹一声......

如果今生不能相伴,原创,纯属虚构(图8)

第八章 相见

天空突然下起了雪,洒洒,少卿踉跄的走在街上,刺骨的风刮在脸上,心里无限悲凉,萧萧还活着,可是她在那里?这些天到处打听,甚至动用了所有的关系。

黑夜,总是那么的漫长。辗转反侧,无法入眠。曾经的一幕幕出现萧萧在眼前。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她最想做的就是给最爱的人有生之年织件毛衣,她多想去断桥和爱人相会,可是…也许明天她就不在这个世界了,既然这样,相见不如不见。此刻的少卿没有停止寻找萧萧的脚步,可始终没有一点,点一支香烟,深吸一口,吐出所有的愁绪。今夜他又醉了,冷冽的寒风刺痛着疲倦的他。烟,可以让他在迷茫中苦思,酒,可以让他在孤独中沉沦。可烟散落,酒醒了,留下的却是一生的心痛。

萧萧的病情日益加重,可是她还坚持着哆哆嗦嗦的织着毛衣,明明知道再也见不到他了,明明知道他穿不了这件毛衣,可总是不愿去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每天总幻想着有峰回路转的转机。为什么拥有时总不会珍惜,失去后却揪心裂肺。每当看到写给他的信时,眼眶的泪水就会情不禁地滴了下来!

远方的爱人,你可安好?少卿寂寞地蜷缩在孤独的角落里,在黑夜中思念,再思念…萧萧,你到底在那里?

冬天已经过去了大半,春天就要来了。

隐约中,萧萧看到了一双红红的眼睛,憔悴的脸庞,端坐在她的床前,轻轻的用毛巾擦拭着她泛白的嘴唇,她以为是在梦里,她嘶喊着,挣扎着,想快快醒来,去握握他的手,抚摸他的头发。不,不要,你不要走,萧萧喊着…

是我,是我,我来了,我总算找到你了,这辈子再也不和你分开了。

萧萧听到有人和她说话,朦胧中睁开眼睛,眼前的这个人第一次相见,却那么熟悉?这个人无数次的在梦里出现过,在她的生命里…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泪水,思念,等待,相聚…

二十年前在父母的威逼下,和别人结婚,可是他心里念念不忘的还是萧萧,再后来…少卿说到这里,两人再一次抱头痛哭,一切的一切都已过去…

接下来的日子,少卿每天小心翼翼的守护着萧萧,一步也不敢离开。怕他突然的转身再也见不到她。这段时间,他们是多么快乐,真想就这样厮守一生。萧萧在少卿的照顾下气色越来越好,有一天,萧萧睡熟时,少卿在床头发现一张纸,上面这样写着:

如果我的生命只有几天。

我想和我的他去一趟。

去一趟布达拉宫。

那是我向往已久的地方。

我希望佛的光芒。

能照亮他的胸膛。

我渴望能在雪域圣地。

为我的爱人祈求吉祥。

在我生命的最后一刻。

也不会沮丧。

少卿看到这里,心如刀割,他决定穿上萧萧织的毛衣,陪她去,陪她走完生命的最后时刻…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萧萧

萧希榆,原名萧潇、萧萧,1978年10月14日出生于北京市,中国台湾女歌手、演员、主持人。1998年,出演个人首部电影《追凶20年》,从而正式进入演艺圈。2003年,推出首张个人音乐专辑《BeautifulAngel》。2004年,出演个人首部电视剧《战神》;同年,获得第六届“华语音乐传媒大奖”最佳女新人奖提名。2006年,推出第二张个人音乐专辑《I'm萧萧》。2008年,担任MTV音乐台流行时尚美妆节目《爱漂亮》的主持人。2009年,获得“2009新城国语力颁奖礼”跃进歌手奖。2011年,出演LUX力士品牌微电影《爱至毫厘,恋上发梢》。2012年,受邀担任美肌の志品牌美丽大使。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相关文章 TOP ARTICLES
文章排行 TOP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