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8虎体育

月儿弯弯照高楼(小说)

美文 2019-03-13 17:47:18

月儿弯弯照高楼(小说)(图1)

因为工作没着落,个人的事不好解决,所以,黄洋二十有八,依然光杆,成了“大圣”剩黄洋只好去打工。

黄洋来到Y城,在出租房屋的一家借宿。

这是一个貌似农家小院的院落,正房两间两层,第二层只有一间,其余地方是凉台,一边是楼梯,正房对面是厨房,厨房不大不高黑漆八扭,整个小院破烂不堪。

水灵灵的歌声,从一楼房屋里飘出来,飘荡在小院里:

月儿弯弯照高楼,歌词洪湖赤卫队插曲

高楼本是穷人修。

寒冬腊月北风起。

富人欢笑穷人愁!

一位七十多岁的奶奶从房屋里走出来,把黄洋领着上楼。

楼梯是铁制品,扶手是一根钢管,脚踏处是一块铁板,脚前边是大窟窿,如果不小心,就有腿脚别进窟窿里的危险。

黄洋提着包,跟着奶奶小心翼翼上了二楼。

二楼房屋的门已经变形,开关都很困难,窗户上边有一个烂雨搭,雨搭只有一个角连着墙,剩下的滴溜着,千钧一发!

房屋超不过十平米,屋里一张破床,一张烂桌子,桌子没有抽屉,几张脏纸盖着黑窟窿,房间被厚厚的尘土覆盖着,就像铺了一层灰色塑料布。

住一天四十元,住一月三百元,如果做饭,一顿饭加一元。

黄洋交了四十三元,打算先住一天,等找到工作后,再找出租房。

黄洋开始打扫房间。

悠扬的歌声,又一次飘过来:

杨柳低头愁正长,歌词胭脂插曲

落花如雨下春江。

随波逐流翻腾去。

今生飘零到何方!

歌声悠扬、余音绕梁、凄凄泣泣、寸断柔肠!唱的人进戏,听的人掉泪!

“好爽,这里还有一位歌唱家!”

黄洋收拾完房间,洗完澡换了衣服,准备走出去,一睹歌唱家风采!

黄洋拉开门,一位姑娘正站在门前:

姑娘修长的身材穿着洗得发黄的衣服,就像干树枝上挂着两片白菜叶,苍白的脸,让人想到地窖里的红薯芽,两道眉毛还算清秀,就像王洛宾的那句歌词:

你的眉毛细又长。

就像树梢的弯月亮!

“进来吧!”黄洋热情地说。

姑娘带着木然的脸进来坐下,抑郁的神色对你说:她有心事!

“刚才是你唱的吧?”黄洋问。

姑娘点点头。

“唱得真好!我还以为是电视机里唱的那!”

姑娘话不多,总是点点头。

闲聊中,知道姑娘叫林平,二十三岁,在歌舞团上班,月薪两千多元,未婚未恋。

送走了林平,黄洋来到凉台,楼下“呯”的一声关门声,牵出了黄洋的思绪:

初次见面,黄洋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或许,上帝让他来到这个城市打工,就是为了让他邂逅他的另一半!林平的出现,使黄洋打算在这里住下去,黄洋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宽慰心境!

秋高气爽,新月如勾,黄洋背着双手在凉台上踱步。

徐徐清风,黄洋沐浴着晚秋的清爽,陶醉在大自然赋予人的无法形容的心旷神怡之中!

黄洋思绪飘扬,忍不住赋诗两首:

四合碧空尽。

皓光辉粼粼。

低声明月语。

挚手摘星辰!

清辉轻纱柔。

流子站晚秋。

今夜高风爽。

寂寥不觉愁!

次日,天还没亮,黄洋便跑到市场上筹集生活用品。

中午时分,黄洋匆匆回来,用主人家的电磁炉做饭, 线路不是跳闸就是接地,半锅水,烧了一个多小时,还没烧开。

黑乎乎的厨房又小又闷,巴掌大的窗口,一扇窗子死着,一扇没窗子,黑窗纱被尘灰堵得透不过气。

黄洋站在电磁炉边,汗流如注。

黄洋擦擦汗站在房檐下,一阵轻风拂过,清凉!

突然,头顶“哗啦”一声巨响,黄洋一个箭步窜回厨房,原来是二楼上的雨搭掉下来,不偏不倚,正砸在黄洋站着的上空,在房檐的阻挡下,雨搭翻个跟头,掉在地上。

“好险啊!”要不是房檐挡住了雨搭,黄洋立即去见!

黄洋拾起雨搭,放在看不见的地方。

水终于烧开,黄洋下了面条。

林平从一楼房屋走出来,来到厨房,仍然一张木然的脸。

“我的饭做好了,待会,尝尝我的手艺。”黄洋一边搅着面条,一边对林平说。

林平没吱声,径直来到擀面桌旁。

黄洋关了电磁炉,准备取碗盛饭,这时,只见林平在他脸前挥舞了一下,他的额头一阵辣疼接着就麻木了,鲜血顺着面颊流下来。

黄洋定神看时,林平高举着菜刀,又一次朝他砍过来,大有把他置于死地而后快的冲动!

黄洋来不及说话,拔腿朝大门外跑去…

黄洋抱扎好伤口,匆匆往租房子的那家走去,他一定找林平理论清楚,找她奶奶要回医药钱!

“哟,挂花了!”迎面,二楞子大叔走过来搭讪:“你保证不是本地人!”

“我是出来打工的,在那一家租房。”黄洋说着一指。

“你怎么敢住他家?”二愣大叔诧异地说。

“怎么了?”黄洋不解地问。

“怎么了?挂花了!”

“这…”

“他家有疯子!”

“疯子?你是说林平…”黄洋一头雾水“她说她在歌舞团上班,月薪两千多啊!”

“她在她家上班!”

“原来…,哦,怪不得…,她咋疯了?”

“ 这个…”二楞子大叔摆着手说“不知道。”

“她病成这样,家人怎么不给他治?”

“她爸死了,跟着也死了,奶奶七十多岁气管炎病,没人管她。”

黄洋回忆起来了,昨天领他上楼的时候,奶奶上气接不住下气,很是痛苦。

黄洋说:“原来,她们家这么可怜!算了算了!” 黄洋不再要医药费了,老和尚卷铺盖—离庙!

黄洋在屋里收拾行李,门“吱”的一声开了。

“你你你,别过来!”

黄洋吓蒙了,抓起身边的提包挡住脸,心里“呯呯”直跳。

是奶奶进来了,给黄洋送医药钱的。

黄洋一定不接,两个人推让间,林平还在一楼屋里竭嘶底里摔东西,“呯呯啪啪”的响声,一声高过一声。

“奶奶,林平怎么病成这样?”黄洋问。

奶奶坐下来,摇摇头,不置可否。

奶奶不想说,黄洋也不再问。

黄洋收拾好行李,准备走人。

奶奶喘着气,先走出门,走到楼梯处停下来,说了林平的经历:

林平今年二十八岁,十九岁的时候,在一院校就读,期间,遇到了一个比她大二十多岁在某单位管事的职员,两人感情迅速升温。

一天,职员夫人提着水果、食物找到林平,讲了丈夫的过去:她丈夫曾经跟一女有染,她自己因为不会挣钱也为了孩子有个家而忍气吞声!

听完职员夫人的倾诉,林平气愤地说:“原来,他这么无耻下贱!”

职员夫人哭着说:“小妹,全当大姐求你了!大姐没有工作,全靠他养活,两个孩子还在上学,看在一双儿女需要抚养的份上,别俺的家!”

林平坚定地说:“阿姨,您一百万放心,像这种道德败坏卑鄙腌臜的烂脏,我绝得跟他断绝来往!”

有了林平这句话,职员夫人的心放到了肚里,临走时,林平还把职员夫人送到大学门口,两人依依惜别。

没多长时间,职员离了婚,老婆孩子全不要,老婆领着两个孩子投亲靠友。

没多长时间,林平辍了学,和职员游山看水,看尽了山景水色,吃遍了美味佳肴。

职员给林平承诺:这辈子让林平做专职夫人,足不出户享清福!

后来,职员遇到了小四。

再后来,和林平离了婚…

林平摔过东西,开始哭闹。

黄洋提着包,悄悄从一楼窗前走过。

林平依然哭得声嘶力竭,那哭声,撕心裂肺…

本篇已在某杂志发表

相关文章 TOP ARTICLES
文章排行 TOP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