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8虎体育

《疑虑》原创小小说

meiwen 2019-03-22 15:58:22

崔八斤是在劳累了一天后,在睡梦中惊醒的。就在煤矿的宿舍。他醒来时仍然能记的梦中的情形。梦中崔八斤的老婆和隔壁的老王就像在他梦中演黄色录相一样,做了见不得人的事。崔八斤感觉自己就像吃了一个绿头苍蝇,成夜的在床上翻来覆去。一夜的辗转反侧,早晨起来时,嘴上竟然长了大燎泡。

“难道自己的老婆真的成了隔壁老王肚子下的皮褥子?”

崔八斤没心思干活了。趁着大家都去吃早饭,崔八斤一把拉住在矿工中间以算卦闻名的李重九:“重九,你给我算算家里我那口子?”

“去,去去,我吃点早餐还要上工呢!没这空…”李重九一把甩脱崔八斤的手,拿起饭盒就想去食堂。

“李重九,我既然拉住你,还怕我不给你钱吗?小眼瞎窟的…”崔八斤一把拉住李重九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二百块钱,交到李重九手里。

“既然是这样,那就应该另当别论!”李重九把饭盒往卧铺上一搁,瞅着崔八斤等待下文。

“李重九,你给我算呀?”崔八斤瞪起了牛眼瞅着李重九。

“你看你啥都不懂了吧!那的要你媳妇儿的生辰八字,才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李重九显的很专业。

“行,行,行,我有!”崔八斤掏出纸和笔写下了老婆的生辰八字。

李重九的手指比比划划一阵掐算。一脸神秘的对着崔八斤说:“你老婆没守住身子!”

“那这个野男人的具体位置在哪?”崔八斤着了急。

“你家西边的邻居!”李重九的话很自信。

“住在我们家西边的是老王,莫非真的是他?”崔八斤顿时觉的自己的梦很准。

“呵呵,…”李重九笑了起来,笑的崔八斤咬牙切齿。

“李重九,你笑什么?”崔八斤狠狠的剜了李重九一眼。

北风吹,秋风凉。

谁家娇妻守空房。

你有困难我帮忙,

我住隔壁我姓王。

李重九一阵念叨,更让崔八斤起了疑心。

“奶奶的,老子黑窑地暗,四块石头夹块肉往家里拼着命的划拉钱。你竟然背着我在家偷汉子。”

魔怔了的崔八斤,急匆匆的收拾行李,起身回家准备和老婆闹别扭。

看着走远的崔八斤,李重九笑着把手里的钱装进口袋:“回家闹去吧…”

《疑虑》原创小小说(图1)

急着回家的崔八斤走到村口时被地上的牛屎滑了一跤。不光把自己的膝盖磕破,自己的脸还摔到了另一堆牛屎上。没想到自己的是囧样刚好被老王瞅见。

“崔八斤,你这是要交好运呀!”老王笑呵呵的过来扶崔八斤。

“一边呆着去!”崔八斤正没好气呢。

两人一前一后的往村里走,正好碰到了张家的小媳妇儿。小媳妇儿笑呵呵的对老王说:“大哥,锻炼身体呢!看你那身材,不胖不瘦,不高不低,肌肉发达,体格健壮,还锻炼个啥?”

“谢谢妹妹夸奖,我随便转了转!”老王也笑呵呵的回应。

路过张家,正好看见小张去挑水。乘着老王走远,崔八斤对小张说:“我今儿回村儿,正碰见老王挑逗你媳妇儿呢!那家伙,膩腻歪歪,眉来眼去。你媳妇儿还夸老王体格健壮,肌肉发达呢!”

“八斤,你留神点儿自各儿,你是常年不在家!你家和老王家又是邻居…这其它的我就不多说了吧!”小张瞅了瞅崔八斤,直乐。

崔八斤脸色铁青,不仅心中暗想:“无风不起浪,看来我真成了戴绿帽子的!”

想着想着,崔八斤又脚步匆匆去追赶老王。

路过小李家门口,正好碰上小李的儿子。小孩子七八岁,白白胖胖的很可爱。老王用手摸着孩子的头说:“孩子,上几年级了,长的还真像爸。”

小孩子瞅了老王一眼,嘻嘻一笑,露出二个小洒窝。

瞅着老王一走,崔八斤正好碰到打酱油回来的小李。

“小李,你看老王那么大个人了,还是那么不着调,摸着你儿子的头,还说像你不像你的话,不信你问问孩子!”崔八斤的一番话,是想挑起老王和小李的争斗。

“我儿子不像我,还能像你?”小李白了崔八斤一眼,转身关了院门,给崔八斤吃了一个闭门羹。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崔八斤又去追赶老王。

路过小赵家门口,小赵媳妇儿一把抓住老王:“大哥,你帮我劝劝小赵。整天喝的烂醉。”

“得,我抽空劝劝,我有几天没出门了。”老王脚步不停,回应着。

碰到小赵,崔八斤又翻起了闲话:“小赵,我瞅你媳妇儿对老王说,几天不见了,莫非俩人儿天天见?”

“我就喝个闲酒,老婆就叫老王管我,这可真是的!”小赵脚步踉跄,迈步回家。

崔八斤一看小赵也不理自己,忙往自己家赶。

《疑虑》原创小小说(图2)

一回家,崔八斤见自己的老婆春花正穿着睡衣在厨房忙碌,露着白白的长腿。崔八斤的裤子又打起了伞,不由的一把抱起春花,就准备往卧室走。

老婆抱怨:“像什么话,这锅里还炒着菜呢!”

崔八斤一把关了煤气灶:“我等不及了,你没看着我想你想的憋了一嘴燎泡?”

说罢,崔八斤就把老婆扔到了床上。扛起老婆的双腿就解裤子。

“哦,敢情你是把老娘我当成“黄连上清丸”拜火呢?那不成!”老婆春花从崔八斤肩上放下双腿,整了整睡衣。

“你不会是有人了吧?”崔八斤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不光有人,还人来人往呢!”老婆春花其实是在拿崔八斤寻开心,没想到崔八斤当了真。

“啪…”崔八斤给了老婆春花一个耳光。

“你敢打我?”说完,春花朝崔八斤扑了过来。

老婆摔下家里的一切回娘家了。黑夜,崔八斤独自一人在空当当的家里喝闷酒。崔八斤越喝越上火:“这都怨老王那个羔子。”

崔八斤从桌上拿了一把水果刀,顺着梯子爬进了老王家。一脚踹开老王家的门拿刀比着闷头酣睡的老王:“怪不得你三十七八奔四十的人了还不成家呢,原来你是惦记别人的媳妇儿!”

不明就理的老王吓的浑身筛糠:“八斤,你有话好好说,你这是?”

“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你说,你和我老婆到底有没有事?不说实话,我就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崔八斤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你吃错药了吧!你不嫌丟人,我还嫌丟人呢?”老王拍着胸膛矢口否认。

崔八斤收起刀,恶狠狠的说:“老婆正和我闹矛盾,出了什么事就赖你。”说罢,崔八斤一摔门,悻悻而去。

“真是莫名其妙!”老王摇摇头,对崔八斤拿刀比着自己的事还心有余悸。于是,拔通了110报警电话。

崔八斤早已逃之夭夭。

由于自己的疑虑惹出这么大一摊事,如何去平息,那就得看崔八斤自己怎么做了。完

阳泉矿工★赵利俊★文

相关文章 TOP ARTICLES
文章排行 TOP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