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8虎体育

清明祭(文字原创)

美文 2019-04-13 16:22:47

清明祭(文字原创)(图1)

我从来没有过,在清明节去祭奠过我的祖先。然而今天,我必须要慎重地去。因为家族的墓地里躺下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父亲。

清明节是传统的春祭大节。清明扫墓,即为“墓祭”谓之对祖先的“思时之敬”感念祖先亲人的恩惠,慎终追远是清明节的文化精神。清明祭祀重在祭扫过程的严肃与真诚,鞠躬或叩拜因人而异,关键是“诚敬”可对我而言,只有先表达一下我的不恭,方能表达出我那特有的恭敬。

我身上流淌的是范氏与覃氏的血脉。据史料记载,范姓尊范武子士会为范姓的得姓始祖。战国时期越相范蠡,北宋名臣范仲淹,是中华历史长空中被后人铭记、敬仰的璀璨之星。也是据史料记载,覃姓的始祖是有竹氏的伯益,和大禹一起治过水,后代最显赫时做过太子傅;也有一位曾和一起干闯天下立下汉马功劳,其故居和坟茔在湖南已被当文物起来。呵呵,我真是攀龙附凤,厚颜沾光啊!

清明祭(文字原创)(图2)

其实,我八代都平凡渺小得连沧海一粟都算不上。我们没有家谱,从未有人对我提起过我的外曾祖父、外曾祖母,就连爷爷、奶奶留给我的印象也是比较少。仅有的那些记忆,留给我的伤痛总是比快乐多。四十年来,我真的一点都不敢恭敬他们。

我童年的所有记忆似乎定格在五岁那年的某一天的一幕幕:

奶奶坐在我家青灰瓦房顶上,抹着眼泪、鼻涕大声哭着,叫着、骂着…

我的父母被一群人撕扯、扑倒,翻滚在地上…母亲的头发、父亲的鞋子散落在村中央那条积满厚厚灰尘的土路上…我拉着比我小两岁的弟弟哭着、喊着跟在他们旁边…看热闹的人围得水泄不通…没有人来拉架,没有来安抚我们姐弟俩…

昏黄的煤油灯光下,一群大人在屋内激烈地争吵…我伤心而无助地坐在高高的门槛上,莫名奇妙地看着他们…

深夜,凄冷。朦胧的月色和氤氲的水气四处弥散,排子河闪着粼粼的银光,月桥深灰的栏杆深沉静默着…我姐弟俩和妈妈坐着一辆牛车,行走在漫长而寂寥的公路上…终于,我们在一个地方停下,到了一户人家门口,有了个栖身之地。我看了看母亲—头发依旧散乱,衣衫从未有过的破烂…

清明祭(文字原创)(图3)

后来,我渐渐知道了一些:原来我父亲是爷爷奶奶的养子,他们收养了父亲之后又生养了五个子女;那晚我们完整留下父母亲自盖的房屋逃离郭刘庄出来后,是投奔范冲父亲的亲父母、亲兄弟了这里。父亲为了感谢养父母的恩情,在离开后的第一个春节就拿着带着我和弟弟去给爷爷奶奶拜年。至今,我还记得奶奶抱着我和弟弟失声痛哭的情景…每年春节我们都要回去拜年,一直坚持到爷爷奶奶离世之后。

这边,我父亲一共兄弟六个,还有一个姐姐。他们兄弟中有三个都被送人,其中有两个出生不久,裹在襁褓中被送走,这两个中就有我父亲一个。

跟随父母回到有血亲的家族人身边,我印象中生活似乎平静了一些年头,直到1987年前后。爷爷的老实懦弱,奶奶的暴躁蛮横与昏聩无知,父辈之间的自私冷漠、狭隘偏见与嫌隙仇恨…像浓重的雾霾一样几乎要笼罩了我的一生,我窒息到崩溃的边缘…

清明祭(文字原创)(图4)

然而,我之所幸就是,还有真实的父母亲情、手足之情来温暖此生。父亲对我的慈爱,时常让我想起《童年》阿廖沙(高尔基)的外祖母…

听父亲讲,我出生在夏天的一个早晨,当时东方天空一片彤红,云霞满天,于是为我取了乳名“霞”后又为我取了大(学)名“殷”意为寄寓殷切期望。

父亲把我和弟弟的乳名、学名写在一个硬纸质的文件夹内侧上方中间处。我曾无数次端详、审视他的笔记,虽说一点都不美观,但力度大到好像要透过纸背。

清明祭(文字原创)(图5)

虽有人说“名字是父母给的,历史是自己写的”可我以为一个人在十八岁之前(或是还不能决定命运之前)的历史几乎是任由父母涂鸦的,即便是之后也会深受原生家庭的影响。

清明祭(文字原创)(图6)

父亲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他不仅赐予我生命,还尽其所能呵护、疼爱我,还对我的人生有些莫大的影响和推动作用。

据母亲讲,我出生的年代,物质极其匮乏,生活十分贫困,连哺乳的妈妈也没东西吃。一天父亲还在生着病,但仍是饿着肚子、揣着借来的钱,搭了便车去30公里外的城里给我买了奶粉。

我在上小学四年级以前还是个顽劣的孩子,每天贪玩淘气得很。父亲每日在饭桌上的苦口婆心地告诫我要努力学习,我都当耳旁风。升三年级时,试不及格,按校规必须得留级。我忐忑不安地看着父亲阴沉了很久的脸,不敢说一句话。父亲叹了一口气说:“再给你一次机会,明年再升不了级,就不要上学了。”我像个囚犯得了大赦一样,拿父亲给我准备的学费以及不及格的成绩单去学校报名,然而我的老师却拉着我找到校长,说:“这个学生平时成绩很不错,这次期末考试没考及格是个意外。请先让她升级,她能行。”结果我就在三年级老师那儿报了名。

回到家,我得意洋洋的跟父亲说这件事,可却苦笑着说:“你还觉得这是个多光荣的事?亏老师还恁信任你。”顿时,我羞愧得无地自容。从此,我收敛一些放纵,不敢再和小伙伴们到处疯野了。第二年,我顺利升到四年级。

清明祭(文字原创)(图7)

最触动我内心的当属四年级的一件事。有一天下午,下课了,我和同学们好奇而又高兴地涌到教室前一辆装满沙子的卡车旁,观看几个人把沙子卸掉。突然,我发现有一个人是我的父亲,他正站在车上,弯着腰用力地把车上的沙子往地上推、撂…我惊呆了:“他不还在拉痢疾吗?中午还在说腿都拖不动,也没去买药吃。他这会儿咋在这儿?”我张着嘴巴看了看父亲,希望他能看我一眼,然而他似乎没有发现我。

回家后,我说:“我今下午看见你在车上卸沙子了。”

“是的。”

“卸一车沙子,多少钱?”

“两块钱。”

突然间,我意识到我没有任何理由不努力学习,没有任何理由心安理得浪费父母的血汗钱。从此,我像变了一个人,积极主动努力地学习,甚至默默发誓我要用优异的成绩回报他们。后来,上了镇重点中学;再后来,上了县城师范学校,即将成为国家公职人员。

清明祭(文字原创)(图8)

然而,要去上学需要三千元的自培费和四百多元学杂费,这个困难像大山一样横亘在我们面前。村里几乎没有一个人赞同和支持,我奶奶也好心劝阻我父亲:“为一个女娃儿花那么多钱,干啥子?长大了,还不是别人家的?”

父亲一本正经地说:“女娃儿也是我的娃,她有机会、有能力上学,我就要攻她读书。将来,她过好了,我照样高兴。”

就这样,父亲把家里的粮食和准备盖新房的楼板卖了,凑了一千六百元,先向一家亲戚借了一千元,又向另一家亲戚写信求助借到了一千元。他把这些钱装在一个锈迹斑斑的铁盒子里,又装进一个普普通通的布袋里,领着我去报名。我看着父亲用颤抖的手地数着那一大堆面额不等的钱,以及他交钱时的一脸凝重,又想着以后我每个月还需要生活费…走出会计室,情不自禁地留下眼泪,说:“我不上学了,把钱要回来…”父亲笑笑说:“没事的,你看这些钱还没用完…钱用完了,还能再挣…”我泪流满面,无言以对。

清明祭(文字原创)(图9)

数不清的往事历历在目,一抔黄土虽将我们阴阳两隔,但又怎能阻断我对你无尽的感激与思念?苍天有泪,大地无语,我的心早已大雨滂沱…

在你生病的这十三年中,生为你的女儿,没能时刻守在你身边尽孝,是我人生最大的遗憾;在你暮年之际特别需要我时,生为你的女儿,没能多点耐心与细心,是我人生最大的惭愧;在你一步步走向生命的尽头之时,生为你的女儿,拼了全力也无法挽留你,是我人生最大的无奈与哀痛!

清明祭(文字原创)(图10)

谢谢你赐予我生命,让我有机会来这人世间走一趟,看尽繁华与落寞,尝遍酸甜与苦辣;谢谢你给予我厚爱,让我有机会一睹这人世间的美丽温情,释怀往事与旧怨,体悟生命的温度与厚度。

愿你在地下安息!对家人,我定以你为高标;对此生,我定会且行且珍惜。

相关文章 TOP ARTICLES
文章排行 TOP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