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8虎体育

雨后小故事 动图 雨后小故事原版邪恶

meiwen 2019-04-26 11:09:13

柳莲儿扯出一个清浅的笑容,皱着眉斜视着钱贤良,那模样,像是看着钱贤良有点不舒服的样子。

柳莲儿心中嘀咕着。额滴个神!难怪一大清早门前的树上有两只黑皮乌鸦,哇哇地冲窗户大叫三声。害的仙儿藏在屋中猫了一个小上午的时间,没有敢出门来。谁想到,都快中午了,出门来,还是撞见你这个哈巴狗!真是倒霉!

柳莲儿挑眉瞪一眼钱贤良,然后两片嘴唇飞速地蠕动着,好像在低声的咕哝着什么。

钱贤良忽闪着两扇狼狗耳朵,像是没有听清楚柳莲儿嘴巴里咕哝的是什么意思,就转身蹦到柳莲儿的面前,靠近一些距离,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柳莲儿下意识的后撤一步半,扬着高傲的俊脸,满心满眼地讽刺意味地看着钱贤良,又加大声音着重地说了一句:“我是说,在前几天,你的父亲和母亲死的时候,也没有见到你这样的伤心过。一盆烂花烂草,让你伤心的都有眼泪了。真看出来,你这个人就是野草的身子野桃木的心了。”

虽说柳莲儿是阴阳怪气的说话的语调。但是她的声音还是那么的好听。如百雀羚鸟般的清脆婉转,甜如吞蜜,让人倍感舒适,使人陶醉,且想入非非。

钱贤良空咽了一口唾液,抬起左手来,用黑铁钉一样的手指尖揉着酸酸的鼻子尖,没心没肝地看着柳莲儿。“莲儿,你不知道的,这是一盆灯笼果,要是别的东西我就不心疼了。”说完,又是没心没肝地望着柳莲儿,像是在等待着柳莲儿冲他甜美的一笑,然后用撒娇一样的语气对钱贤良说:“贤良哥,真是对不起,莲儿哪里知道这是送给莲儿的灯笼果。摔碎了,真是可惜了,白瞎贤良哥的一片心思了,莲儿真该死!”

在牛玉彬还活着的时候,牛玉彬就对村里的所有男人炫耀着说,谁家的媳妇笑起来又柔又甜?谁家的媳妇的长发又黑又亮?谁家的媳妇躺在炕上又香又软?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老牛同志的媳妇柳莲儿。

直到现在,钱贤良只是欣赏到了柳莲儿又黑又亮的及腰长发,证明牛玉彬没有说假话。说心里话,钱贤良真是想欣赏一下柳莲儿乖巧地躺在炕上被子里的模样儿,是不是像是牛玉彬说的那样,又香又软。可是,钱贤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是没有看到。别说看到柳莲儿乖巧地躺在火炕上的模样儿,就是柳莲儿站在他的面前,都没有真心的笑过。都说她笑起来又柔又甜,可是她在自己的面前的笑总是那么的假。为了能博得柳莲儿那又甜又柔的笑,愁的钱贤良都蛋疼了。

相关文章 TOP ARTICLES
文章排行 TOP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