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8虎体育

每跌一跤,又长大一些

meiwen 2019-05-04 20:00:39

每跌一跤,就又长大了一些

记得,小时候,在农村,广阔的土地是孩子们的乐园。 小男孩大多顽皮,只要一群孩子在一起,奔跑戏耍打闹是常事。一个不留神,摔倒了,来个四肢趴地,严重的双膝皮肤擦伤,渗出丝丝献血。随之,哇哇大哭,满脸都是眼泪鼻涕,好像受到了天大的委屈,趴着不肯起来。这时,奶奶闻声踮着小脚一路飞奔而来,忙扶起,说道:“娃,乖,不哭。你看我娃,跌了一跤,又长高了长大了。跌跌就长成大人了。”

我一脸懵懂,百思不得其意。但有大人的呵护怜爱,也就戛然而止,破涕而笑。转眼没事似的,挣脱奶奶的怀抱,追逐伙伴去了。

每跌一跤,又长大一些(图1)

三年前,舅舅送我二棵枇杷树。二年后,种在花盆里的枇杷树就长到了一米多高。生长了二年的枇杷就会开花结果了。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枇杷怎么要在春节前寒冬腊月里开花。一树枇杷开满了密密麻麻的花朵。枇杷花并不好看,没有鲜艳的花朵,也没有芳香。更要经受严寒冰霜雨雪的摧残考验。有一次,下大雪,宽大的枇杷叶上,树枝上,花苞上堆积厚厚的雪,造成树叶花苞凋零,树枝折断,一副惨象。为了抢救这颗包含着浓浓亲情的枇杷树,不至于夭折,只得冒着严寒,全副武装,穿上风雪衣,带上皮冒手套,给枇杷树除雪。我就奇怪了,你说这三年前,舅舅送我二棵枇杷树。二年后,种在花盆里的枇杷树就长到了一米多高。生长了二年的枇杷就会开花结果了。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枇杷怎么要在春节前寒冬腊月里开花。一树枇杷开满了密密麻麻的花朵。枇杷花并不好看,没有鲜艳的花朵,也没有芳香。更要经受严寒冰霜雨雪的摧残考验。有一次,下大雪,宽大的枇杷叶上,树枝上,花苞上堆积厚厚的雪,造成树枝花苞凋零,树叶折断,一副惨象。为了抢救这颗包含着弄弄亲情的枇杷树,不至于夭折,只得冒着严寒,全副武装,穿上风雪衣,带上皮冒手套,给枇杷树除雪。我就奇怪,你说这枇杷为什么要在大冬天里开花怀孕,要经受这种常人难以理解的苦难,到明年春暖时才结出甜美的果实。为什么要在大冬天里开花怀孕,要经受这种常人难以理解的苦难,到明年春暖时才结出甜美的果实。

每跌一跤,又长大一些(图2)

我的故乡在东海之滨的黄岩,黄岩蜜桔名扬天下。眼下的五月,正是桔子花盛开的时候。澄江两岸连绵几十里几十万棵橘子树开放出美丽的花朵,那是真正花的海洋。更有绽放的花朵散发出阵阵幽香,令人陶醉。但,故乡也是台风经常光顾的地方, 每年都有好几次台风在那里或在附近登陆。每次台风光顾,总要造成大量桔子花吹落。满地桔花残,令人惨不忍睹。等到桔子挂果了,每次台风又造成大量青果掉落。但一到金色十月,桔子已成熟,树枝挂满了金黄的果实,这时,春夏肆虐东南沿海的台风也偃旗息鼓了,不再光临。

似乎,大自然蕴藏着某种奥妙。

梅花香自苦寒来。农人会告诉你,冬天里经过霜冻的大白菜、青菜会有一丝丝甜美,更好吃。枇杷选择在大冬天开花,那是只有经受了严寒考验的花朵才能结出美味的鲜果。也只有经受了的考验的桔子花,才能生长为这种人见人爱的佳果。

每跌一跤,又长大一些(图3)

前段时间,电视剧《都挺好》热播,想必剧中人物苏家苏明成大家并不陌生。这位妈宝男在母亲去世后,失去了庇护,顿时方寸大乱,一地鸡毛,迅速陷入困境,入狱、投资失败、离婚、辞职,各种灾难接踵而至,正是可怜可恨。现实中,一个个巨婴并不罕见。人们都在叹息,孔子说:“三十而立”而我们现代人为什么就成熟得这么迟,真是“大器晚成”啊!

遥想当年,1934年,在地球的东方正在进行后来被称为举世罕见的中国工农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让我们看一下领导这支队伍,后来取得了全国胜利的领导人当时都是多大年纪?

我们不说长得一张娃娃脸,年仅27岁临时中央负责人博古,被成为五百年才出一圣人的一代伟人,也才是41岁。那年,委员为34岁,后来成为开国的为36岁,最年长者,总司令朱德也只是48岁。更有一大批兵团级的军事将领只是二十多岁。一代战神,军团长28岁;政委杨成武为20岁;政委萧华18岁,还是个娃娃,也许还未成年。这里就不一一枚举了,多了去了。

并非我们现代人退化了,而是生活安逸了。大浪淘沙,在时代的洪流中,在时代激流的冲击下,有多少意志薄弱者被拍死在岸边,只有那些意志特别坚强,信心绝不动摇,始终不忘初心,经受住了各种考验者,最终成为了磐石。

每跌一跤,又长大一些(图4)

文革那几年,在主席的一声号令下,“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大批城市青年来到了广阔天地,运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也许,对于许多五十年代出生,现在已是退休在家的一代人来说,那是噩梦,不堪回首的往事。但,如今活跃在政坛,活跃在商界、科研文化教育各个领域的领军人物,有许多正是当年接受了贫下中农再教育,经受了生活磨炼的当年知识青年。他们正在指点,挥斥方遒。

更有甚者。1969年,一个只要十五岁的北京青年,来到了陕北黄土高坡一个叫做梁家河的小村庄,一呆就是七年。老实说,当时绝大多数知识青年,认为是噩运,是命运对自己的不公,怨声载道,人虽然到了农村,但心却在大城市,出工不出力,整天是磨洋工,农民对这帮城市娃只能是摇头叹息。甚至有些人还偷鸡摸狗,虽然不至于违法乱纪,但小事不断。这样一来,在农村,他们就成为了另类,格格不入。但这位年仅十五岁的青年,是全心身投入到这片神奇的土地,真正融入了这片黄土地。在大多数知识青年被动接受再教育的时候,他是主动接受了贫下中农再教育,和父老乡亲打成了一片。在大多数知识青年被动经受生活磨难的时候,他主动接受了历练,视作应该是自己积极争取难得的锻炼机会。最终,接受了血和火的考验,已是百炼成钢。

也许有人说,他也许运气好,来到了一个淳朴的地方。但你错了,为了入团,写了三份入团申请书,为了入党,更是接连提交了十份入党申请书。换成我们平常人,早已气馁放弃。但他硬是百折不挠,为了理想,不放弃不抛弃。等到第十次入党申请被批准的时候,马上被所在大队推选为党支部书记。这是这样一种的血溶于水的关系,血肉相连。

这个青年就是后来成为的。

一个人要担当大任,总有他过人之处。

孟子曰:“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间,胶鬲举于鱼盐之中,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故天将降大任于是,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也许,正是梁家河的经历开启了他不凡的经历。

每跌一跤,又长大一些(图5)

一路走过来,满是不平的道路,不知摔倒了多少次,已是伤痕累累。蓦然回首,仿佛还能看见老奶奶慈祥的笑容,仿佛还能听见她那关切的话语:“我娃,不哭,跌一跤,又长大一些。跌跌, 就长大了。”

也许,每次跌倒,长大得不多。但经过了无数次的跌倒,爬起,总会长大。

相关文章 TOP ARTICLES
文章排行 TOP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