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8虎体育

四月:茶肆里 听街人

meiwen 2019-05-04 20:00:47

渐逝

文/yushiwanyu

流淌的官渡河

流淌的官渡老街

老去的木屋

三三俩俩,颤立于

钢筋水泥小楼只间

渐行渐逝

忧伤的岁月

唱一首忧伤的歌

四月:茶肆里  听街人(图1)

流淌的老街

文/yushiwanyu

老街,沿着流年河床淌过

残留的纹理,以坚硬姿态

托扶着木屋

于坚不可摧的混泥土

丛林里

踟蹰行进

那条难以驯服的河流

僵硬地将老街与新街割裂

甩进峡谷

是乎在寻一席净土

安放那些上了年纪的木屋

与狭长的青石板巷道

四月:茶肆里  听街人(图2)

凭悼

文/yushiwanyu我,真没走出

朝云暮雨

黄泥抹的院墙

拦不住

满院凄草

陪二三断碑

争吵了

近一个生命时间的长短

一杯苕酒

任凭你追

神女

楚襄王

高唐赋

巫山云,是否也曾有过

竹林迷路

四月:茶肆里  听街人(图3)

茶肆里 • 听街人

文/yushiwanyu

老城,起云街,巷道里

笃,笃

高跟鞋一声,一声

茶肆里

好听

听石板的街道

听朝云暮雨

你曾说,好幽静,南岸

一片竹林,于清溪一钓

而今,只有

有竹涛缄默

有江水牵挂

人流,依旧

听街人,不在

南城门,已老

相关文章 TOP ARTICLES
文章排行 TOP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