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8虎体育

老人与狗,还有那口井(小小说)

meiwen 2019-12-02 19:15:01

山上那位老人,一生的际遇比那口井里的井水还要凉!

老人与狗,还有那口井(小小说)(图1)

从山间小屋出来往下走十余丈路,有一口井。这井原来只是一眼牛蹄般的小趵突,只因水质沁凉,路过的人解渴后你刨一手我刨一手,刨成了脸盆大小的一处小山洼子。山间小屋的主人从山下担来一些砖块,又于山中就地取材弄来一些石块,用石灰沙浆抿泥缝隙,扣成了一口二尺见方的小井。

冬日,井口冒出如烟的白雾,天气愈是寒冷,井口冒出的雾气愈发浓密,你将头伸进这浓密的雾里,脸觉得热烫烫的舒服,过一会,你的发梢、眉睫上,便挂满了无数颗小水珠。夏天你路过这儿喝井水,还真不能只顾解渴喝的太急,这井水真的碜牙、噎人,水太凉了。

这口小井更为稀罕处,再大的雨水从山上冲刷下来,雨歇后五分钟光景,井水又如水晶似的练透。山间小屋的主人,每日除担一担水供自己日用外,还用暖水瓶装两瓶水放到小屋里,供从山那边过来的路人饮用。

一条皮毛金黄、体形硕大的狗,不知从何日起跟随了这山间小屋的主人。家犬就这点好,不象宠物狗那般难伺候,主人每天喂食它两歺,食物就是菜汤与米饭。主人在自己吃饭前,先盛一勺饭放到专属大黄的碗里,再从自己未动筷的菜碗里别出一份汤汁与饭拌匀了,放到地上喂大黄。跟随主人之初,大黄见到主人拌匀了的饭,只顾自个吃,日子久了,它就变了,主人用菜汤拌饭时,它的一双眼睛不照从前那样只盯着碗里,而是望着主人的脸,而且,要等主人上桌开吃了,它才下嘴,已是知主次礼节,对主人有了理解,知恩,敬畏之心。主人会将它的食具洗干净后,再舀一小瓢清水倒至碗里,供大黄饮用。在那口水井下方三米处,主人刨了一个坑,从井中溢出的水流至坑中,供大黄盛夏时洗澡用。每年的盛夏,大黄都会来这坑中洗澡几次,它先是将身子泡到坑中,再滚动数滚,爬上来站到小坡上将身子一弓,奋力甩动、抖擞三、两次,震落掉皮毛上的水份,之后便闲步上山去到小屋里。狗具灵性,通人性。

狗与人有相似之处,免不了也有年少轻狂时,第一次见到它,它对我张牙舞爪,还汪汪。小屋主人对它说,“大黄,别叫喊,这是客人。”它便真的不叫了。

山间小屋主人将我让进屋里。大黄跟在主人身旁,主人搬了一条板凳让我坐下,大黄睁着两眼望着我,摇了摇尾巴。狗有着惊人的记忆与识别能力,我许久不来,它还认得我。

“您今年又没下山到儿子家过年?”我问。

“没呢。儿好还得儿媳好,再说了,我也懒得走动。”老人家说完转身去为我沏茶,步态略显僵硬,边走边喽:“最让人寒心的世态炎凉,是…是…是后人看不起前…前人。”老人家说话声音颤颤的,身子也在颤抖。

“今年大年初一,他们都上这儿来,给您拜年了?”

“都来了,都来了,孙子孙女都来了,包括‘姓曾’的也都来了。这礼俗礼数,今年,算是他们做的好吧。”他说。老人心里高兴,说话带了幽默,自己曲姓,嬉言姓“曾”的也来了。想像当时这小屋中情境,一定是满屋子都是人,屋外头还有人,二十来口大家都站着呢,老人屋小,家里又没那么多的凳子。“他们人是来过了,可有供奉有没?”我问。“捎上来三斤五花肉,从家里捉来五只母鸡,又拿出一千元钱,说是担心猪肉割多了,我一时吃不完,山上没冰箱,肉容易走味。还说:母鸡可以下蛋,我能吃到新鲜鸡蛋,并带了十余斤谷子来,说是用来喂鸡,还带来了一只宰弄清楚了的母鸡…”老人家一时滔滔的话语多,也不知何处是逗号,或者句号。

过了一会,我问:“您今年逢九十岁,做寿酒吗?”

他望了望我,将脸转向一旁:“谁会帮我做这花费钱的事呀?我也不去指望。人都活成九十了,人活九十,有时候会觉得好难熬,有多少人能活成九十的风光样子?嘿呀一一。也怪不得他们,只怪我生辰八字凶煞,我这一生,摊上的尽是些遭凶、不吉利的事,哪怕有人打算为我长脸,做寿的日子,又正好是我走出牢门的那一天。”老人家说话有些语无伦次,味中多是难言的苦难、凄凉。

他这辈子过的真不容易:十六岁时被民国政府抓了壮丁,在中为一小卒,心中常怀不满。一九四九年九月五日至十一日,衡宝战役打响(衡宝:湖南的衡阳,宝庆区域。敌我态势:四野三个兵团,二野两个兵团,由四野司令员主帅,围歼军白崇禧部)他趁部队夜间混乱开了小差,脱身后将身上的服装脱的只剩下衬衣与内裤,凭身上仅存的三块银元,逃回了家乡。

回乡后的第三个年头娶妻成了家,日子过的也还平静,等到两个儿子要成家时,想起新宅,待儿子分家后有屋住。人说一失足成千古恨,他一失手成终生怨,为争宅基地与自家兄弟发生纠纷,弟暴燥,拿锄头到他家砸家什,他一个顺手牵羊,自家兄弟的脑袋撞在门框上,撞成重度脑震荡,他被判刑十五年。妻子在他出狱前一年因积劳成疾去世了,他出狱那天刚好满六十岁。

他先在大儿子家住了半年,儿媳脸色时有不快,轮到二儿子家,也一样。他身上背负着两个小山一样的东西一一军逃兵、劳改释放犯,因此两个儿媳都觉没脸面。最后还是当时的生产队出于人道,安排他去山里看护那片森林(当地人称之为禁山)他才有了自己的家。因此,才有了那山间小屋,那狗,还有那口二尺见方的井。

“实话告诉您吧,是您俩个儿子要我前来讨口风的。我回去后,就按您刚才说的意思跟他俩说。”我说。

“哦…”老人家在偷偷抹泪。

“您还有什么话要我捎给他俩?”

“没有了。只是想麻烦贤侄,将我门框上那副楹联的上联改了,我留你在这吃午饭。贤侄,你晓得如何改吗?”

“我晓得,将上联里边的“难”字都改成“好”字呗。”

为 人 随 缘

为 过

人 年

难 (难)好

人 年

难 (难)好

为 过

人 年

人 年

难 (难)好

为 过

人 年

人 年

为 过

太阳倾西挂上了树梢,我带着好心情准备下山。 我心里忽然间又冒出一个念头:山间这口两尺见方的小井,井中的水冬暖夏凉,山间这位老人的人生残年,会不会像冬天的井水那样蒸腾出热气?老人距离走出山门、入得天伦的那条山路,还有多远?

“大黄,送一送客人。”

“您多保重!”我说。

大黄将我送至那口井边立住了脚,我摸了摸它的头,它用舌头舔了舔我的手,目送我下山…。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主人

主人主要有三个意思1.接待宾客的人。与“客人”相对。2.财物或权力的支配者。3.动物或古代仆人的供养与控制者。这些人都被称为主人。《仪礼·士相见礼》:“主人请见,宾反见,退,主人送于门外,再拜。”《荀子·乐论》:“宾出,主人拜送。”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相关文章 TOP ARTICLES
文章排行 TOP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