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8虎体育

汉武帝之后的皇帝 汉武帝之后的朝代表

titan 2019-05-23 19:44:57

李蓉收拾好碎玻璃,见她心碎流泪的样子,不免有些心虚,早早的便溜了出去。天色渐渐暗下来,红红的火烧云将鲜艳的红光送进房间,穿透那蒙胧的白纱,洒在她身上。绝美却凄迷得叫人心痛。跪在地上的她,显得那样单薄。无依无靠的孤独和恐慌让夜叶痛苦的闭上了眼。

膝盖下流出血来,她不觉得疼,泪眼模糊的看着轻抚着手中快要肢解的相框,只觉得心里像是有一把刀,在心窝里缓缓的剜着,痛得她难以呼吸。无意识的抽泣着喃喃低语:

“爸爸,妈妈,夜夜好想你们!”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爆怒的低喝:

“该死的!你在干什么?”话音未落,她就感觉到身子腾空而起,没等她反应过来,人已经安安稳稳的被圈进一个温暖的怀中。鼻端传来一股淡淡的烟草味,和着古龙水,散发着迷一样诱人的气息,让她莫名的安心。

雷风扬眯着一双凤眼,紧盯着她膝盖上刺目的血,一张俊脸寒冷如冰。看清她手上紧抓着怎么也不肯松开的相框,眼上掠过一抹复杂的神情。

将她放在床沿,他想拿走她手中的相框,可她却抓得死紧,半分力气也不肯减轻。雷风扬见她情绪已近崩溃,也不再硬抢,只轻轻掀起她的七分裤的裤管,将先前就准备好的医药箱打开,拣出消毒的药水和棉棒,细细的替她清洗伤口。

旧伤未愈,又添新伤。看着她脚腕,手腕,膝盖,都被纱布包裹,雷风扬只觉得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受。咬了咬牙,加快手上的动作,笨手笨脚的替她缠上纱布。想想,又觉得不放心,万一碎玻璃没清理干净怎么办?想再叫楚博过来,似乎也不妥,他离这儿太远了。

掏出手机,拨了雷家的家庭医生的电话,陈医生是个很敬业的医生,一挂断电话马上就往雷家赶。

见夜叶情绪不对,雷风扬也没敢走开,就一直守着她,她不肯吃饭,他也没吃。萧婉华也不管他们,吃完饭就约了几个相交甚好的太太打牌去了。等到天完全黑了,房间里的灯打开的时候,陈医生才匆匆的赶了来。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相关文章 TOP ARTICLES
文章排行 TOP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