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8虎体育

人生海海,谁是你命运的主宰

sifang 2019-05-14 19:07:02

生活。

不是你活过的日子,

而是你记住的日子。

马尔克斯

人生海海,谁是你命运的主宰(图1)

这几天的心情就像闽南的天气,立夏犹如立冬,忽而烈日当空,忽而滂沱大雨,忽而有一丝嗖嗖的凉意,很是让人猝不及防。如若像麦家说的那样“在绝望中诞生的幸运,在艰苦中卓绝的道德。”似乎也能暂时抚慰这份莫名的烦躁。

人生海海是茅盾文学奖得主麦家在睽违8年后的最新力作。知道它,是亚马逊平板推送的,在看完故事梗概后,便有了想买的犹豫和冲动。

犹豫的是因年前年后相继看过的周国平《妞妞》史铁生《自由的夜行》加缪《局外人》昆德拉《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鲍尔斯《遮蔽的天空》等书中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和哲思时常纠缠着我,也平白无故地增添了一些莫须有的烦恼:上帝到底死了没有?这个年龄的军转应该怎样地去活?因而第一次去书店与它见面时,只是翻阅了一会儿,没有下定决心把它买回。

第二次去书店与它见面是在不久后的一个午餐时间,就餐人员排着长长的队伍,不喜欢排队的我忽地想起《人生海海》一时兴起,一路小跑到单位附近的书店,不假思索地买下它。

时间是一张符咒,对这一秒之前发生的事,你都能当个诸葛亮任意地评头论足一番;对下一秒即将发生的事,任何的念想和猜测都会让你坐卧不安。一如我对买不买这本书,对书中人物和故事的期读,以及对今后生活状态的思量。好在人性的自我调适功能异常强大,总能找到一款理由或是借口来为自己开脱。

人生海海,谁是你命运的主宰(图2)

(二)

有人常常感叹,如果给我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我将会怎样怎样,但现实的人生没有如果,更没有重新来过。人生的拐弯或许是捷径,但我们往往死磕自以为是的“理” 缺乏拐弯的勇气和胆识。即便有所谓的重新开始,都是拐弯之后的延续,但终究逃不脱拐弯之前种下的因。

前因后果,似乎很符合逻辑,人们的思维也习性地接受。但“因”起于自己,也有他人;“果”也有彼此之分,好坏一说。活着就有遇见,遇见就有纠缠,纠缠就有爱有恨,有善有恶,有交有离。这些个因与果架构了每个人的生活,也无时不刻变量着每个人的人生。

生活中我们无法从一而终地恪守着某一基本准则,在面对生存危机和利益纷争时常常用主观来取代客观,用伪善来掩盖恶意,再用身不由己来为自己开脱。除却社会契约,基本的道德评判便有了莫衷一是的市场。

我们习惯性地把历史上发生的重大事件作为标志和决定性的推手,殊不知客观环境和主观存在的微量变化,已为重大事件的爆发积蓄了已久的趋势和张力。

人生海海写的是发生在这个特别的年代,一个偏僻封建的小山村里一个并不离奇怪诞的故事。不离奇是因离奇,离奇是因一群人的好奇心而起;不怪诞是因怪诞,怪诞只因有个人下半身纹刻着字。这群人想知道这个人下半身纹刻着什么字,而这个人誓死不想让人知道自己下半身纹刻的字。离奇么?怪诞么?

人生海海,谁是你命运的主宰(图3)

(三)

上校,是同一个人,小说中的男主人公。两种称呼,给人极大的联想反差。他真实姓名在小说中只出现过一次,是在严肃的批斗会的标语里。若不特意或重新翻阅,你不会记得他的真名叫蒋正南。

上校,必是发于卒伍的英雄,在那个战争年代自然是战功赫赫的真英雄,真男人;是指被阉过的男人,那个不行,当然不是男人。他说自己是英雄,是真男人,而全村的人都不信。一个身世扑朔迷离又活脱脱人,自然成了全村人的焦点和话题。

如果不是被的营长抓去当壮丁,他应是一个上手的好木匠,过着正常安逸的生活。因为他从小绝顶聪明,学啥会啥。

如果不是在上拿的战友练手,他学不会外科手术,也就没有了之后的传奇,尤其是被岛国女人在上纹身刻字,更不会在睡过心爱的女人后又拒绝与她结婚,导致这个女人举报,后被开除回家。

如果不是这场、武斗的运动,没有小瞎子强行扒他裤子,他不会一怒之下挑断小瞎子的手筋,割掉小瞎子的舌头,埋下犯罪的恶果。

如果不是爷爷自私地为了澄清“我”父亲被小瞎子恶毒地冠以与上校的丑名,出卖上校躲藏的地点。上校不会被抓回审判,被众人想扒他裤子的疯狂举动中逼疯。

如果被他睡过又拒绝与她结婚的女人没有及时出现,如果“我”不是被父亲送到国外苟且活了下来,后发家回国,带着未解的窥探欲去看望他们,也就无法疗愈心病。

人生海海,谁是你命运的主宰(图4)

(四)

是的,人生没有“如果”麦家不会让“如果”出现在他的小说里。一切的一切都与“如果”无关,有了就没有了结果,至少不会有这么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的小说问世。

上校,曾经是真的上校,打过红军,也打过鬼子,当过,又投诚解放军。救过无数人,也有死在他刀下的人。睡过无数女人,包括被岛国女特务纹身刻字以示专用。他也睡了自己心爱也深爱自己的女人,但源于当年的耻辱,他无法原谅自己与之结婚,导致后来心爱的女人受人蒙骗后一怒之下举报了他,他被开除军籍回家。

生理上不是,但精神上是。在玩弄女人的同时也被女人玩弄,有报国从军之志却无坚定的信仰,仅为一只猫的生死,拒绝解放军的规劝投诚。

回到村子里后,只想着用他的“金一刀”救死扶伤,为村子里的人出谋划策重新做回自己。他小心翼翼地守护着自己耻辱的隐私。想忘掉自己的过去,也想让村里的人忘记他的过去。

在被逼疯后,成了智力低下的老孩子,过去的一切在他的潜意识中终于放下。当初死守的隐私,现每逢陌生人就主动脱裤子让人看。不得而知,他是否知道林阿姨学会了纹身技术,将他下半身纹刻的字联绘成一幅漂亮的画,即便他脱下裤子,旁看不清让他守护了一生的耻辱。

上校死了,他应该没了意识,也应该彻底没了自己和耻辱的过去。死者为大,活着的人应该忘记,最起码不再去谈论对他的好奇和猜测。小瞎子,却学会了使用电脑,还在QQ里传递着对他和“我”父亲恶毒的编撰。

人生海海,谁是你命运的主宰(图5)

(五)

上校的一生,无所谓悲喜,用戏剧性来表述,或许更为贴切些。怪罪于那个特别的年代?是,也不是。怪罪于他人,是,也不是。怪罪于命运,是,也不是。

我们对人生的评判习惯于先苦后甜、先悲后喜,或一生平凡安稳,即便任由年轻时是如何地苦,如何地悲,只要晚年安逸,子孙绕膝,便是一个完满的人生,幸福的人生,前提是身体和心智健康。

上校的晚年失忆了自己,他享受着爱人的精心呵护,林阿姨还以自杀陪他走进另一个世界。在我们看来,上校是幸福的,这个幸福或是指失忆,或是指逝去,或是有一个深爱自己不离不弃的女人。

爷爷背着全村的骂名死去了,父亲让“我”替小瞎子治好病的没能如愿。他俩倍受封建迷信的毒害,背负着沉重的思想枷锁,目的是为了下一代不受“恶鬼”的骚扰,落个平安地活。“我”家三代都活在上校的故事里,尤其是“我”从年少到年老,在接过上校的“金一刀”器具时,才解开蛀噬多年的心病。

小瞎子,这个有娘生没娘养的,喝着羊奶长大的一只披着羊皮的狼,虽然肢体残废,更有着卑劣的人性,但他依然还活着,活在他自己的世界里,任由地猜疑,谩骂,诅咒,行骗,苟且地自由自在。

人生,即个人活着的一生;人性,即社会共有的约定。群居的本性,游离期间,由不得自己,也由不得他人。遇见,就要勇敢地面对,活着,你就是英雄。不要伤害他人、危害社会,这或许是最要的主宰吧。

人生海海,谁是你命运的主宰(图6)

欢迎入驻《婉清苑》

2019年5月12日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人生

《人生》,著名作家路遥的同名中篇小说,原载《收获》1982年第三期,获1981——1982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是作者路遥的成名作。定价为29.80元。

主宰

主宰(ZergOvermind)是美国暴雪娱乐公司开发的即时战略游戏星际争霸系列(StarCraft)中的角色。在《星际争霸》《星际争霸·母巢之战》《星际争霸2自由之翼》《星际争霸2虚空之遗》中均曾出现(自由之翼与虚空之遗为背景人物,且特指第一代主宰)。主宰(通常说的主宰是指第一代主宰)是异虫虫群的首脑,诞生于泽鲁斯行星(Zerus)的生命之池,是所有异虫的起源。其创造者为萨尔那加,但是却被堕落者埃蒙改造,使虫群成为渴望吞噬、异化的邪恶种族。最后,在入侵星灵主星艾尔的过程中,与星灵执政官塔萨达(Tassadar,现译塔萨达尔)同归于尽。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相关文章 TOP ARTICLES
文章排行 TOP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