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8虎体育

《寻找喜剧人》贾冰未能带动收视率,潘长江女儿靠父亲升华剧情

youxi 2019-04-15 14:29:05

文/马庆云

《寻找喜剧人》贾冰未能带动收视率,潘长江女儿靠父亲升华剧情(图1)

不过,从目前的首播情况来看,虽然拥有贾冰这样的知名喜剧演员主持,但《寻找喜剧人》最终获得了实时收视率成绩并不抢眼,顶峰收视率也不过0.5186%。这样的成绩,与《欢乐喜剧人》的顶峰收视还有一定量的差距。但整体而言,无论是第五季的喜剧人,还是这期的《寻找喜剧人》都呈现出了较为萎靡的状态。

欢乐喜剧人若是一直如此,第六季是否还有做下去的必要,成为一个需要考虑的难题。反观本期的寻找喜剧人之所以收视率不够抢眼,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演员知名度已经不能与首季相提并论。而在节目质量上,虽然这期节目亮点也有不少,但整体水平确实与沈腾、贾玲等优质喜剧团队差距过分明显了。我们不妨按着登台顺序,逐一分析分析。

《寻找喜剧人》贾冰未能带动收视率,潘长江女儿靠父亲升华剧情(图2)

首先登台的,依旧是小沈龙,他带来脱口秀《天才创业者》先拿大鬼和小鬼砸挂,开始脱口秀表演,最终靠一段感人的歌曲首尾,小沈龙的脱口秀已经自成一派。然而,他最大的问题依旧在于内容方面。脱口秀真正的难点不在表演,而在创作。小沈龙的多个作品都是“致敬”他们的东西太多,搬运别人的段子说自己的节目。

《寻找喜剧人》贾冰未能带动收视率,潘长江女儿靠父亲升华剧情(图3)

第二组登台的,则是辛杰姬攀,他们带来的相声是《梦回金庸》这段相声先拿某些里边的超级英雄砸挂,最终落脚到金庸老先生的武侠名著上,两人演了一段杨过和小龙女的戏份。就整体内容编排而言,散乱非常,没有一个完整的故事结构,包袱节奏也较为混乱,代表了某些青年相声同行的整体水平。

辛杰姬攀的问题在于,光想着创新了,却把自己本来尚且有一手的“守旧”丢弃了。相声前来竞技,较为重要的一点便是要求包袱节奏要快,相声基本功要多方位地去展示,同时内容选段不能低俗和低智商。辛杰姬攀这个作品,从内容创作角度而言,最大的问题便是低智商,尤其杨过和小龙女的部分,堪称闹剧的典范。这样的内容,加上新势力的表演方式,容易给人较坏的印象。

《寻找喜剧人》贾冰未能带动收视率,潘长江女儿靠父亲升华剧情(图4)

第三组登台的,则是潘阳和巩天阔,他们带来的小品是《何书恒与朱立业》先说内容。这个小品的剧本是较为扎实的,讲的是临时更换有关系的女演员登台,原角色演员如何抢夺角色的故事,利用了话剧的表演方式,不能停顿等要求,实现了较为不错的喜剧效果。潘阳方面的表演,也算是基本及格。最后的喜剧升华部分,潘阳以进入角色的方式,致敬了自己的父亲潘长江老师,从而赢得不少观众的认可。

对于巩天阔而言,暂时并未呈现什么优质的喜剧才华。在表演方面,他还是四平八稳的。好在这个喜剧作品本身的剧本质量不错,选择的角度也非常讨巧,容易形成戏捧人的即视感。对于巩汉林老师的儿子来讲,他的喜剧之路还有很远。两位喜剧演员的后代,开始独当一面,也算是喜剧人的继承与发扬。

《寻找喜剧人》贾冰未能带动收视率,潘长江女儿靠父亲升华剧情(图5)

第四组登台的,则是大锁团队,他们带来的作品是《公德侠》这个作品以讽刺高铁不文明现象为主,但整体呈现质量不佳。几位新人喜剧演员,在表演方式上,还是过分年轻化了。他们将夸张的表演风格用到了极致,造成整个的剧情内容虚假度提高,观众的代入感减损严重。演员闹闹哄哄的表演方式,反而伤害了要讽刺的内容本身,无法实现喜剧效果。

对于优质喜剧演员而言,他们都知道如何收着演,如何让喜剧效果刚刚好了,甚至略有不足,给观众留有审美上的余地。不少缺少经验的喜剧演员,总是希望给观众最大,因此在表演上,过分夸大了,造成过犹不及。这些问题,都需要充足的舞台经验去弥补才行。大锁的喜剧团队,离优秀还有很远。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喜剧

喜剧是戏剧的一种类型,大众一般解作笑剧或笑片,以夸张的手法、巧妙的结构、诙谐的台词及对喜剧性格的刻画,从而引起人们对丑的、滑稽的嘲笑,对正常的人生和美好的理想予以肯定。基于描写对象和手法的不同,可分为讽刺喜剧、即兴喜剧、抒情喜剧、荒诞喜剧和闹剧等样式。内容可为带有讽刺及政治机智或才智的社会批判,或为纯粹的闹剧、喜剧、或滑稽剧。喜剧冲突的解决一般比较轻快,往往以代表进步力量的主人公获得胜利或如愿以偿为结局。1895年6月10日,法国路易斯·卢米埃尔出品了世界上第一部喜剧片《水浇园丁》,从此开辟了喜剧片的先河。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相关文章 TOP ARTICLES
文章排行 TOP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