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8虎体育

我要你那一样 minemine

youxi 2019-05-26 15:33:46

次日清晨,我还在梦里熟睡,便被泠儿无情的叫醒。

“还睡呢?君上都亲自传下口谕了,叫你立刻赶到桓雎宫去。”泠儿冷眼看着我,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我猛的记起北宫殇昨天的吩咐,想不到他竟然还记得?惨了,这回真的在劫难逃了,所有的困意在这一刻顿时一扫而光,我从床上磨蹭着起来,悄悄看向泠儿,她脸上是一贯的清冷,“泠儿,君上他......能不能麻烦你转告他一声,就说我伤还没好,去不了?”

泠儿板着脸打量了我一圈,面无表情的道:“要说自己去说去。”

从她的态度里我不难看出她对我的敌意,也罢,和她多说也无益,该来的还是会来,既然躲不过,只好挺起胸膛上了,不就是那个啥嘛,全当被猪咬好了。我心一横,不再多说什么,穿好衣物,在泠儿的指引下,一路沿经花园小径,来到了上次我曾住过一晚的寝宫。

“进去吧。”见我还站在门口发呆,泠儿不禁催促着。

唉,随机应变吧,打定主意,我稍稍安下心来,沉着的步入宫门。门边侍候的宫女为我掀开一重重帏账,直引向最里端的寝殿。对那里,我并不陌生,不知为何,此刻每向前一步,我的心便如擂鼓一般狂跳不已,以前,不管遇到什么事,自己都能维持镇定的,现在这是怎么了?

终于,我艰难的步入最后一重宫门,殿内熟悉的摆设再次跃入我的眼帘,在隔断内室的巨大屏风前,有一张雕龙墨玉榻,那个邪魅的男人此刻就斜倚在玉榻之上,勾人心魄的墨绿色眼睛紧闭着,似是已经睡着了。

原本在心里计划了N种应对的方法,可怎么也没想到当事人竟然睡着了,是因为等太久了吗?我一时间愣在原地,不知是该自己找个地方先坐一坐,还是干脆趁机溜掉。

溜吧,反正,我也算是奉旨来过了,是他自己睡着了没把握住机会,不能怪我抗旨不是?更何况,我为什么要那么老实的呆在这里等他醒来后对我非礼?只用了零点零一秒时间考虑,我便下定了决心,屏住呼吸,一步一步的慢慢倒退。

相关文章 TOP ARTICLES
文章排行 TOP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