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8虎体育

故事改编自我和僵尸有个约会,包贝尔+贾玲再度合作

yule 2020-06-23 17:27:17

故事改编自我和僵尸有个约会,包贝尔+贾玲再度合作(图1)

欢喜猎人和过去几年出现的大量粗制滥造喜剧,似乎并没有体会到时代需要的喜剧模式也在不停变化…

文 木卫易

说起来这部剧的几个,倒是让人觉得看点不少:故事改编自《我和僵尸有个约会》融入科幻喜剧元素,包贝尔+贾玲再度合作…可实际情况是截至目前豆瓣仍未开分,评论区一水的一星短评和社交媒体上的冷淡,基本已经反映出了该剧的惨淡。

故事改编自我和僵尸有个约会,包贝尔+贾玲再度合作(图2)

当然,包贝尔+贾玲的组合让观众早已预感不妙。2016年,包贝尔曾自导自演与贾玲合作了一部古装喜剧片《欢喜密探》从名字和主演来看,《欢喜猎人》都有种《欢喜密探》“兄弟姊妹篇”的感觉。

2016年的《欢喜密探》豆瓣6.2分,平心而论也并不是一部很差的喜剧,问题主要出在“借鉴”的太明显:不少网友指出《欢喜密探》的剧情是用了谍战剧《潜伏》的主要框架,再加上《鹿鼎记》里的江湖设定和喜剧气氛,许多剧情上也暗示该剧设定上是《鹿鼎记》前传,整体是个“缝合怪”这导致了不少争议。

欢喜猎人直接在片头就打出了“改编自我和僵尸有个约会”避开了一个雷坑。但对比而言,欢喜猎人可能比欢喜密探要烂出一个级别。欢喜密探除了争议外,还是一部风格较为完整、简单明确不至于放飞的正常喜剧,欢喜猎人则是近似“疯魔”的自嗨式喜剧,它整体给观众的感觉就像是对80、90年代港式无厘头的拙劣模仿,有形无神—题材天马行空,表演极尽夸张,逻辑几乎没有,效果尬出天际。

表演浮夸、剧情低幼的大IP魔改

欢喜猎人最大的卖点是改编了经典电视剧我和僵尸有个约会香港亚视的这部现代奇幻剧在当时大受欢迎,1998年-2004年间一共拍了三部。尹天照饰演的况天佑、万绮雯饰演的马小玲也是许多80、90后记忆深刻的影视形象。

故事改编自我和僵尸有个约会,包贝尔+贾玲再度合作(图3)

我和僵尸有个约会里的僵尸近乎于西方奇幻里的吸血鬼,抗日期间,况天佑与八岁的复生被僵尸王咬伤后不老不死,两人相依为命活到现代,马小玲则是驱魔一族传人。

欢喜猎人继承了我和僵尸有个约会里的人物关系和名字,况天佑变成了况天包,马小玲直接变成了贾小玲,但或许是僵尸、现代都市神话之类的设定很难过审,欢喜猎人选择把设定推倒重来。欢喜猎人背景放在未来,人类与外星人共同生活,贾小玲是一名职业外星猎人,专门对付各种问题外星人—画风一转,我和僵尸有个约会变成了黑衣人

欢喜猎人倒也不避讳,不但设定像,就第一集剧中外星人伪装类混迹在社会中,贾小玲的武器库和像滋水枪一样的未来武器,你基本都能从黑衣人中找到眼熟的片段,欢喜密探的“缝合怪”问题,在欢喜猎人中是变本加厉。

故事改编自我和僵尸有个约会,包贝尔+贾玲再度合作(图4)

故事改编自我和僵尸有个约会,包贝尔+贾玲再度合作(图5)

“黑衣人”的“外星人在地球”设定其实有着很大的发挥空间,但《欢喜猎人》只是借了科幻的“壳”本质上仍旧回归到了包贝尔、贾玲的卖傻式表演上,想逗你发笑,但观众未必笑得出来。

前几集开头,都有邻居包贝尔上门借东西的剧情,在家包饺子,要借饺子馅之类的无厘头对话,配上包贝尔十级卖傻的表情和贾玲不知怎么变得做作无配音,观众的尴尬症都要犯了。

不仅如此,原版的驱魔师马小玲的九字真言变成了尬舞,贾小玲每次出动都要来这么一段。职业外星猎人贾小玲第一个要抓的是一个“好色外星人”全过程如下:贾小玲闯到外星人女性现场,挑逗并勾引外星人,外星人放下到手的女生被贾小玲吸引,贾小玲开始尬舞,尬舞后掏出自己的滋水枪,一发干掉了外星人。剧中这段看完,弹幕一大批观众宣布“太尬”“告辞”

故事改编自我和僵尸有个约会,包贝尔+贾玲再度合作(图6)

总结来说,《欢喜猎人》的缺点是全方位的:其一,设定魔改成外星人后,没有完善剧情细节,创作方向为了喜剧而喜剧,故事变得极其儿戏化,让观众觉得自己在看儿童剧,偏偏剧中外星人造型、贾小玲尬舞之类的场面都十分辣眼睛,要说是低幼节目也说不过去。

其二,贾玲、包贝尔的角色设计过于刻意、表演也太浮夸,为了人设、夸张搞笑的目的,剧中现实里的漫画家贾玲台词语气装嫩,让人很不习惯,外星人猎人贾玲则为突出好吃女汉子人设不停扮丑,一切都太浮夸,卖蠢的方式用得太频繁。

其三,剧中的喜剧梗实在过于无聊、陈旧。外星人说东北话、搭讪美女实际上却是人妖、为了让吃人外星人吐出来,贾玲和包贝尔上演吻戏…这些梗都是过于莫名其妙的“冷笑话”式幽默,就好像“谐音梗”在脱口秀中的表现一样,《欢喜猎人》里的喜剧元素都太浅层、太快餐、太让人审美疲劳了。

拙劣模仿“无厘头”不是答案,喜剧需与时俱进

欢喜猎人于2017年杀青,也就是说这部剧其实是紧接着欢喜密探拍摄的。积压了这么几年,里面的老梗变得更尬,观众的要求更高,欢喜猎人的失败是板上钉钉的了。

故事改编自我和僵尸有个约会,包贝尔+贾玲再度合作(图7)

上文说,《欢喜猎人》是对80、90年代港式无厘头的拙劣模仿,其实本质上都是对周星驰喜剧的拙劣模仿。这不单是这一部剧的问题,而是过去数年来许多国产喜剧的通病。周星驰中最为人所知的是无厘头搞笑,但创忽略的是,这未必是他成功的深层次原因。

周氏喜剧的特点,表层来看是夸张的表情、体态,出人意料的台词,天马行空的剧情走向,但根本上有两点是模仿者们无法重现的:其一是周星驰本人演技的丰富层次,搞笑和“装疯卖傻”之间往往一线之隔。周星驰既可以在搞笑层面做到十足,也能够在夸张表演中添加塑造人物性格的细节,他经典的影视形象往往都具有这种复杂性,只是喜剧效果太耀眼,让周星驰的天才演技被忽略。

王晶曾经说:“目前看过内地、港台演员中周星驰是实力派的第一人,他是我见过最棒的男演员,演技完美全面,悲剧正剧都能掌控。他绝对不是你们心中的搞笑派,他完全可以演艺术片,可以演悲剧,就是没有人找他演罢了。”

其二是香港当时的语境造就的“无厘头”时代。是那个“尽皆过火,尽是癫狂”的时代,让不论如何夸张、反逻辑的剧情都能够形成一种自然的影视语境。回过头去看香港无厘头喜剧片,许多桥段可能比《欢喜猎人》还要无脑卖蠢,但对彼时的,观众并不会觉得尬、没有笑点—这不仅仅是演员实力的问题,也是时代变化、影视作品整体气质随之变化的问题。

而《欢喜猎人》和过去几年出现的大量粗制滥造喜剧,似乎并没有体会到时代需要的喜剧模式也在不停变化。不同的是有的创在寻找方法,《欢喜猎人》则让观众有点失去希望:经典IP在手却改编成这副模样,真不知该笑还是该哭了。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欢喜

欢喜乡位于吉林市船营区人民政府驻地西3公里处,是吉林市城区西部近郊乡。为东经126°19′36″至126°20′35″,北纬43°48′20″至43°53′7″之间,海拔高度为203~665米。欢喜乡东部与吉林市西安路、长春路、松江西路末端毗连;东南部与小白山乡只有一河之隔;南部与前二道乡为邻;西部与大绥河镇的王和岭、石灰岭为界;西北部与通气沟相连;北部与越北镇接壤。距市区最近的是吉兴村、欢喜村、新兴村,最远的是铜匠村。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相关文章 TOP ARTICLES
文章排行 TOP ARTICLES